贵方に出逢い
STAR辉いて
私が生まれて

【leo司】kissing。

【leo司】kissing。

我下面这段废话一定要看!给你们排一下ooc的点······

瞎乱写,本来是庆祝王骑拿到司糖的,结果从那天写到现在。

毫无技术可言的傻白甜。大概。嗯。全是酸味和酸臭味。

我最近怎么这么喜欢玩毕业梗。而且这个司糖偏孩子气,呜呜呜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也好想让司糖对着我抱怨·······qnq而且这个leo实在是······男友力爆表,直球超级直接感觉被我写得比薰哥还会撩。没错,简称霸道总裁【???】【薰哥:???这么会撩干嘛不去泡妹。】

毕业后的leo和司,两个人就算这个时候表明心意依旧模糊的感情。

不会写谈恋爱好失败【。】

第一人称司视角注意。

--------------------------------------------------------------------------

“跟我试试交往怎么样,スオ?”

他走在我前面,突然停下来脚步,我一下撞上去,揉了揉额头正准备说话,leader爆炸性的发言让我蹦到嘴边的字词全都咽了回去。我想我脸上肯定是一幅吓到发愣的傻样子。莫名的感觉从心脏开始蔓延。说不上难受也谈不上舒服。

我花了接近十秒的时间适应这个事实,叹了口气尽量稳住自己的声音,“leader现在也要开这种恶劣的玩笑吗?”

Leader并没有很快回答我,他皱着眉思考,“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是在开玩笑?难得认真一次スオ你要好好回答我。”

他脸上就是【不答应今天别想回去】的样子,我找不出合适这个时候的反驳。

“好。”鬼使神差地,我答应了这个看起来相当荒唐的事情,后知后觉已经来不及了,他按住我的头在我额头亲了一下就回去了,我反应过来他已经和我有好大一段距离。

回家以后我倒在自己的床上,侧着脸看着窗外逐渐变黑的天空,心跳的声音随着思绪变快,我不是太想得通,为什么leader要跟我说这个——而且还选在今天,三年级毕业的日子。

是的,他毕业的日子。我有些低落地把头转过来,埋在床单里。

毕业?!我突然坐起来。

也就是说,现在哪怕是恋人的关系,见面的时间也会更少。

糟糕透了。我长叹一口气,又倒回床铺里。

但是我心里似乎,并不后悔。我想我大概是喜欢leader的,本来今天有很多话,想要跟他说,结果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就这么走了一路,我果然还是把这件事想得太轻松了。

 

在那以后,我们差不多有半个月没有见面,内心有股说不出的难受,编辑的信息总是删了又打出来,然后又删掉,一条也没有发出去,就连他现在在哪儿,干什么我也不知道。难以言说的不安。

老实说,我不觉得leader那个时候的态度是在开玩笑,我跟他接触的一年里,这么认真的模样实在是不可多见,但现在的态度让我怀疑是不是当然我的判断错误。——当然,我的态度也是。

 

这样浑浑噩噩的一年过去了,可能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的确是这样,这一年我跟leader并没有联系,与其说没有联系,而是根本联系不上,就像是突然人间蒸发。

我突然想起他以前开玩笑说的要回宇宙去。

然后这个人又突然从宇宙坐了飞船回来,在这年的毕业典礼上。

前一年的毕业生们很多都回来了,大概是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每个队伍之间都有深厚的羁绊,knights变得更像是一个家庭,我也的确很开心。

这次,就剩下我一个人,虽然队里有新人的加入,但这也已经是一个全新的knights。

前辈们跟我叮嘱了很多,“我们的末子也要成为领袖了呢,看着你一步步长大真的很欣慰啊。”

接着leader破门而入,像是以前一样跟每个人打招呼,新队员们都知道这个人。濑名前辈因为工作的问题,现在才刚从纽约飞回来,估计还在出租车上。

“因为司ちゃん总是无意识地提起王さま呢。”鸣上前辈笑着打趣我,“凛月ちゃん也别睡了,快起来啊。”

“啊······好吵···王さま欢迎回来·····”

“月永前辈好。”“这就是朱樱前辈经常提起的[leader]吗?我听过您写的曲子!虽然我也有作曲但还是离这个差得很远······”

“今年的新人吗?很有趣啊你们这群家伙☆想起了スオ去年的样子啊。”

“去年的朱樱前辈?!”后辈们显然被这件事吸引起了兴趣。“去年的他比现在还要······スオ你干嘛不让我说。”

我还是不想让自己在后辈心里的形象完全崩塌啊。——leader肯定会提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很失望的事情。以及还抱有美好憧憬的蠢样子。

“算啦,以后有机会再和你们说吧,”leader把一沓纸拍在桌上,“来自宇宙的见面礼,你们的朱樱前辈我就先带走了☆”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我还没有反应过来,leader就抓住我的手往外跑。

“等···?!”“スオ看上去比以前还要啰嗦了,别说话啊,就算问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事后我才知道,leader把我拉走以后,后辈们面面相觑脸上都很疑惑。

“那两个人的关系比你们想得还要复杂哦,还是不要细究比较好~”

 

跑得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的时候总算停了下来,我趁休息的时候看了看四周,还好,没有跑出学校。但周围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スオ肯定有很多想问我的吧?”的确,我想问的问题很多,他总是突然出现,又突然地消失,然后现在又站在我面前,他这一年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干了什么,现在把我拉到这个地方究竟是怎么想的,我一无所知。

“但是现在,我要先问。”我疑惑地抬起头,他皱起眉看着我,神色一如一年以前的样子,我有些自责,自己心跳的加快。

“スオ认为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我一时想不出来合适的回答,那句玩笑般的告白在我脑里一遍遍地重放,差点脱口而出的“恋人”两个字又被我咽回去,没办法,这毫无联系的一年的时间,让我根本没有底气说出这句话。

真的是恋人吗?这句话我怀疑了无数次。

一点都没有谈恋爱的样子。我自己在心里嘟囔,像是被甩了一样,还断送了自己的初恋。

“这种时候为什么都要走神啊······”leader一声叹气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他伸手在我的额头上弹了一下。“不听话可是要有惩罚的哦☆”

“Sorry······想太久了···”我伸手揉了揉被弹的地方,“那,leader认为我们俩是什么关系?简单的前辈和后辈吗?”

“当然不是啦☆スオ你明明有接受我的告白。”好吧,其实我挺羡慕leader可以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话,换做是我肯定羞耻到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为什么这一年我连你一点消息都没有?”我一下子问出口,被自己吓了一跳之后决定破罐子破摔一下问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干了什么,以,以及我对leader的了解还是远远不及leader对于我的了解。”

差点咬到舌头了,好险。我这么想着,这种时候咬到舌头未免太尴尬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家伙一如既往地有趣啊,果然我最喜欢你了☆”之后我被他一拉,脸碰到他身上柔软的衣服布料,这一年我几乎没有怎么长高,倒是他似乎蹿了很多。

明明是我小一点。我有些忿忿不平地这样想。

“你是在跟我抱怨吗,像这样直率地表达真实想法真可爱啊☆”

“别说了leader······请闭嘴,不,还是先回答我的问题。”

天知道我当时羞耻到多想把他推开自己跑掉。

“这一年我乘着飞机去了国外,在每个地方待上一个星期,两个星期,或者一个月,两个月,一年就这么被打发过去。”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听他说话,近得听得到他的心跳,这种搏动的声音简直妙不可言。“英国的伦敦大桥,美国的自由女神像,法国的埃菲尔铁塔,还有很多地方。”他往后退了一步,把额头抵到我的额头上,脸红着直视着我,明亮的绿色看起来比阳光还要耀眼,“最后我还是想回日本,虽然那些地方很漂亮,我也曾在它们那儿书写了无数的灵感。”

“但因为你还在这个地方。我想见你。”我虽然看不见自己现在的样子,但一定知道我的脸红爆了,不属于我的温度从额头传来,我抓住leader的衣角,它在我手里变得皱皱巴巴。

Jesus Christ,究竟是谁教他这些的······

过了半天,我还是没有反应,我当时或许是被吓傻了,对于这些毫无经验,甚至怎么回应都不知道。

“我一个美国朋友教我的,金发的小伙子,戴眼镜,人很开朗长得挺帅,他恋人是个有些严肃的英国人,性格跟你有些相似,但是他男朋友很吃这套,我想你应该也会。”我看见他叹了口气,“スオ你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副表情好有趣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开始怀疑我刚才是不是看走眼了。

“我应该喜欢leader。”

“把应该两个字去掉啊。”

到了最后,我被他拉着走了,到处闲逛几圈之后就回去了,虽然最后是回的他家。

第二天早上醒了之后,旁边只剩下一个盒子,我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个戒指盒子,打开之后果不其然是一个银质的戒指,虽然没有钻石什么的——万一有的话被人看见就完了。但是里面还刻着东西,我拿出来对着光看了看,我们俩的名字被刻在了内侧。

······很有leader的风格的礼物。

 

「伸ばした指を  像是要掠过

かすめるほどに 伸出的指尖一般
つかみたい  想要抓住你的手

宇宙の果てまでも 直到宇宙的尽头」

 

结果我还是没有把那个戒指带在手上,为了不引人注目,它变成了项链,那枚戒指就在我最贴近心脏的地方。

不知道leader用了什么办法,总之后辈们全都知道了一年级的我是个什么样子。偶尔也拿这件事情打趣我,好在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他们也没看出来我们俩的真正关系。

虽然这次他还是一言不合就消失,但是幸好有了联系,心里消去了前一次的不安。

偶尔的视频聊天,他也会寄些东西给我,明信片,他写的曲子,还有地方特色的食物之类的。

稍微,让我感觉我真的是在谈恋爱。

但是冷冰冰的屏幕就算再清晰也总觉得比不上自己亲眼所见,这些话我绝对不会跟leader说。

记忆犹新的是,他上次居然寄了一个鲱鱼罐头,打开的时候整个训练室的人都感觉见到了上帝。

我也有尝试寄些东西给他,但是他总是行踪不定,有些时候都是寄过去的时候他就离开了那个地方。

我以为自己可以把这件事情藏得很好,滴水不漏,但是纸包不住火这句话我也不是没有听过。

某次演出之后,我把那条项链顺手放在没人的椅子上,然后进了换衣间,走出来发现队员都面带微笑地看着我。

我心里突然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朝着那把椅子看去,项链已经不在那里,而是在旁边的桌上。

“作为骑士道的组合成员,偷拿偷看别人的东西非常不礼貌······”我叹了口气。

他们把那条项链递给我,“朱樱前辈是打算毕业就要结婚了吗!”

“······Why你们会这么认为。”

“难道不是吗?那条项链的内侧还刻着名字,怎么看都像是个订婚或者求婚戒指。”

“虽然是这样,但是暂时还没有要结婚的打算。”

“但是······似乎里面刻着的是月永前辈的名字······”

突然没有一个人说话,每个人都安静极了,他们都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好吧,这的确是事实,就是你们想的那样。”我颇有些无奈,把那条项链戴好。

“果然是这样呢。鸣上前辈的话是这个意思。”那个最小的孩子这么对我说,“朱樱前辈以为藏得很好,其实我们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但是因为是月永前辈所以我们才不会难以接受,反倒要不是他的话,我们才会吃惊的吧。”

大概就是这样,全队都知道我和leader谈恋爱的事情,就我还一直以为他们被我蒙在鼓里。

我觉得我很幸运,不错的家境,前辈和后辈,自己热爱的事业,被人祝福的爱情。

 

之后的日子我变得越来越忙,跟leader沟通的时间也变少了,他最近也变得更飘忽不定。说是前几天晚上闲逛的时候见到了宇宙飞船,准备收拾东西去银河几日游。我知道这是他找的借口,leader是有什么事情要做。

我对着镜子看着身穿校服的自己,那条领带从红色变成蓝色,又变成了绿色,现在马上也要到了我取下它的日子了。

 

“好了,差不多就是这些了,最后一次对你们这么严格要求了。”我稍微安慰了一下队里的队员,“knights的光辉,就要由你们继续续写下去了。”

“司ちゃん——”鸣上前辈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一年的时间他已经成为了杂志封面的宠儿,“恭喜毕业,看着你一步步成长我真的好欣慰啊······”

“なるくん你怎么像看着孩子长大的妈妈一样?”濑名前辈抓着凛月前辈的后衣领把他拉进来,“还有くまくん你这一年难道是睡过来的吗。”

“呜哇セッちゃん好暴力······快要窒息了······”

没见到leader······

我有些失望,但是也无可奈何,我没跟他提我毕业的事情,他在国外基本上每个星期变一次时差,有时候等他的电话等得我都快睡着,也不知道他记得我也要毕业这件事。

好吧,就现在看来,他大概是没有记住了。

“かさくん是在想王さま去哪儿了吗?”濑名前辈把凛月前辈丢在沙发上。自己的心思被拆穿有点不好意思。

“なるくん把东西拿出来。”

“好——实际上几天前,王さま委托我,让我等到司ちゃん你毕业那天,把这个转交给你。”我伸手去接,那是个薄薄的信封。

“难不成······还是封情书?”“怎么可能啊,月永前辈现在还用得着写这个吗?”“说得也是。”

鸣上前辈伸手给队里的后辈一人弹了一下额头。

 

实际上,过了这么久,我还是对leader这种随性过头的性格感到万分恼火。

——尤其是现在,告诉了我一点提示就让我去找他在哪儿。

但我对此也无可奈何,只好打开门走了出去,“抱歉有事先告辞了!”

“真是不可思议······这一年他们俩都没进展吗,好头疼。”

“不,实际上我们上次看见了朱樱前辈的戒指······”

“······王さま下手真快,人家也要准备回去煮红豆饭了。”

 

看着那排短短的提示我一点头绪都没有,这么乱找只会白白消耗体力,于是我靠着墙,好好地又把那句话看了一遍。

“所以说五个拟声词到底能看出什么啊······”我看着那一排“喵喵喵喵喵”小声抱怨。

会发出这种声音的只有猫······猫?!

我大概猜到了leader现在在什么地方。

 

“啊スオ,居然让国王等了这么久作为骑士不合格☆”我气喘吁吁跑到了弓道部,刚进去就被一把抱住。

“只有五个拟声词的话有一定难度的吧?”

“听不见——☆”

“所以leader把我叫到这里······诶?”我的问题还没有问出口,眼前就突然一黑,有什么东西挡住了我的眼睛。

“这个地方还真是怀念啊,我还记得你坐我身上练骑射来着。”

“······leader还是说正事。”

“スオ一点都不有趣。”我听见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把我眼前的东西拿了下来,我才发现这是几张乐谱。

“送你的毕业礼物☆比鲱鱼罐头好多了。”我仔细翻看着,上面有着一些修改的痕迹。

“我可不希望等会翻着翻着后面突然蹦出来一条从罐子里跳出来的鲱鱼。”我觉得这个想法还是有挺大几率成真的。

“这首曲子我写了两年,从我毕业出国那天开始,很快它就有了雏形,但是我改来改去还是不满意,因为它是给你写的。”他从后面把我抱住,头放在我的肩膀上,这个角度只要他微微侧一下头就能看见我涨红的脸。

“改了又改改了又改,直到某天它差点被我改得看不出来,原稿比你手上这张乱多了······这是什么?”“嗯?·····呜啊leader!”

我下意识转过头,他的手顺着衣领往下摸,把那条项链拉了出来,把我吓了一大跳。

“我就说嘛スオ肯定舍不得把它放着,最喜欢你了哈哈哈哈☆”他伸手把项链解开,那枚戒指就这么待在他的手心里。

“スオ,肯定会有毕业演出什么的吧?”

“对啊?”

“说不定我在下面还会给你打call哦。”

“那个画面有点好笑。”

“好啦,其实我是想让你在演出上唱这首曲子。”他伸手指了指我手里的乐谱,“虽然很唐突,而且时间很紧,但好在演出也不是今天明天,总之这几天我会陪着你训练的☆”

好吧好吧,不可否认,我的确为这件事高兴了很久。

 

“现在,国王的最后一个任性的要求☆”

“什么?”

我转过头,嘴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

这不是我们俩第一次接吻,但是我还是显得毫无经验,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尝试着回应他。

“把它戴上,这辈子都不准取下来了。”

 

「伸ばした指を  像是要掠过

かすめるほどに 伸出的指尖一般
つかみたい  想要抓住你的手

宇宙の果てまでも 直到宇宙的尽头」

----------------------------------------------------------

插入的粗体字是某首歌的歌词,我肝文时用的bgm。觉得歌词超合适就插进来了。

评论 ( 45 )
热度 ( 229 )

© 明日之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