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方に出逢い
STAR辉いて
私が生まれて

【leo司】[A]ddiction.02

要点:双特工paro。已结婚的两个人。

简介:建立在谎言上的爱情到底能不能长久。

本章情节稍显烂俗,谨慎食用。

----------------------------------------------------------------------------------

已经是接近半夜两点的时间了,月亮躺在夜幕之中,安安静静的市区,偶尔听到一两个醉汉的欢笑声或者叫骂声,朱樱司心情很乱,浑身散发着低气压,吓得楼下的流浪猫被他看了一眼转身就跑。

他飞快地回了家,把门关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想了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一切的一切在这个晚上变得可怖,他们俩的爱情从一开始就不是诚实的。真...

【leo司】[A]ddiction.

[A]ddiction.

要点:双特工paro。已结婚的两个人。

简介:建立在谎言上的爱情到底能不能长久。

---------------------------------------------------------------

矗立的高楼,飞驰而过的车辆,路人的交谈声。这座城市的一切与往日无异,现在是早上九点四十,人们都开始了自己的工作,无论是公司高管还是街边小店的老板,一天都开始步入正轨。

在这之中,某栋写字楼里却显得太过平静。

“我说,他到底在搞什么?”濑名泉第十三次看向墙上的挂钟,有些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他迟到了快一个小时了。”

鸣上岚坐在沙发上看书,听见濑名泉的抱...

【leo司】化生戯画。


我流的狐妖(?)leox普通人司。

“咦?是山上跑下来的狐狸?”少女往脚下看去,一只橙色的狐狸正咬着她的衣摆,皮毛在祭典灯笼稍微昏暗的光下也是非常顺滑的样子。眼睛却盯着少女手里的章鱼丸子。“你还真是可爱啊……啊我的丸子!”她蹲下去想要抱起这只难得一见的动物,没想到它居然趁机一跳,咬着装着丸子的盒子就灵活躲了过去,往着通往山上的阶梯就跑没影了。“太狡猾了吧!真是的得重买了……”少女只能看着那消失的黑影,转身走向摊子。
远离祭典的树林没有光亮,天空的月亮只照亮了通往山顶的石头阶梯。巨大的木制鸟居被漆成红色,现在看着也有些陈旧。空无一人,只有伏在树上不知疲倦的蝉叫。
咬着纸盒的狐狸突然在某一阶石梯上停...

一个复健,瞎几把写。

『夜莺与玫瑰。』

我曾在夜中听见了鸟鸣。清脆动听,像是玫瑰上的露珠,清晨天边的阳光,蔚蓝的大海边的白沙。我单薄的文字无法形容,只能在它的歌声中想象一切美好的事物。
大概是一只夜莺。
那它一定有着与它的歌声相配的美丽羽毛,柔顺得像是我身上的丝绸裙子,不是与其他鸟争艳的颜色,像是琥珀一样的颜色让它在黑夜中隐藏着自己,孤独的歌唱家总是有独特的曲子。
感谢这位小小的歌唱家,我每晚都有一个好梦,梦里总会有一只小鸟的影子,绕着树干低低地飞,偶尔站在高处的树枝上向我展示它的歌喉。
我会悄悄地在窗台上放上一些面包,当作是我对它的谢礼,好在夜晚继续心安理得地享受它的歌声。
明明没有交流,我却像陷入了恋爱一样期待着,期待...

死得这么容易真是情何以堪。
怀着这样的想法挽救着自己,却被多余的过去亲手推下。
矛盾地生活着,月亮的光芒却依旧无视了我。
将所有希望寄托于明日,直到黑夜的再次降临。
自我的正义审判着自说自话的太阳。
看不懂的文字在脑内平原上奔跑,没有结果的一厢情愿戴着潜水设备跳海溺亡。
在梦境里的灵堂与冰冷的尸体陷入仅限一周的恋爱。
吸血鬼对着神像诚挚地许愿。得到了如愿以偿的永夜。
红茶与红酒的混合香气,散发着腐朽的颓废气息。
被遗弃的星星从夜空坠落。
啊啊,如果想要再见面也是罪过的话。

因为想要找回少女心,所以改掉了自己的lof头像和名字。over.

【leo司】乌鸦,写字台,雪,飞马。

【leo司】乌鸦,写字台,雪,飞马。

异世界幼驯染设定的leo司。魔法私设。角色转换。小骑士leo和小王叽司的故事。

不准吐槽我的取名水平,这是宇宙级的·······

------------------------------------------------------------------

七岁的时候,他俩坐在两把很高的椅子上,一人拿着一本书,壁炉里的火焰在安静地燃烧,偶尔发出噼啪的声音,关得严实的窗户阻隔了外面吹来的寒冷气流。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司坐在高高的椅子上,带着...

1 / 12

© 明日之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