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方に出逢い
STAR辉いて
私が生まれて

【leo司】化生戯画。


我流的狐妖(?)leox普通人司。

“咦?是山上跑下来的狐狸?”少女往脚下看去,一只橙色的狐狸正咬着她的衣摆,皮毛在祭典灯笼稍微昏暗的光下也是非常顺滑的样子。眼睛却盯着少女手里的章鱼丸子。“你还真是可爱啊……啊我的丸子!”她蹲下去想要抱起这只难得一见的动物,没想到它居然趁机一跳,咬着装着丸子的盒子就灵活躲了过去,往着通往山上的阶梯就跑没影了。“太狡猾了吧!真是的得重买了……”少女只能看着那消失的黑影,转身走向摊子。
远离祭典的树林没有光亮,天空的月亮只照亮了通往山顶的石头阶梯。巨大的木制鸟居被漆成红色,现在看着也有些陈旧。空无一人,只有伏在树上不知疲倦的蝉叫。
咬着纸盒的狐狸突然在某一阶石梯上停下,它往身后看了看,确保了没有人之后叫了一声,变成了一个少年的模样,跟狐狸皮毛同色的头发扎着一个小辫,绿色的眼睛在夜里似乎是在闪光,眼角艳红的纹路表明着他并非人类的身份。身上穿着深蓝色的浴衣,粗略看着就像是来逛祭典的普通人。他看了看手里的盒子,拿起竹签把一个章鱼丸子放进走去,一边咀嚼一边向鸟居走去。“人类的食物还真是好吃啊……明天再去看看好了。”他一个人自言自语着,却突兀地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哭声,像是小孩子的声音。他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手里的章鱼丸子,还是变回了狐狸的样子,把章鱼丸子丢在一旁,继续往山上跑去。小孩子身上一般都会有糖的吧?他其实很想试试苹果糖的味道。
鸟居下坐着一个红发的男孩子,看上去大概十岁的样子,紧咬着嘴唇不想哭出来,眼泪却不争气地滴在地上,手里还拿着一个红色的苹果糖。他悄悄走过去,用爪子抓了抓红发孩子的衣服。那个孩子抬起头擦了擦被眼泪模糊了视线的眼睛,看着自己面前的狐狸,“你是……狐狸?”他点了点头,表示应答,对着那个苹果糖叫了几声。
“你是想吃这个?可是这个已经被我吃过了哦。”他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苹果糖,狐狸有些沮丧地低下头。
“没,没有关系的!我明天再给你买个新的吧!……只要我还能回去的话。”说完,小孩子又想起了什么抽抽搭搭地哭起来。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这个小孩大概是跟大人来祭典闲逛,却一个人无意间走到了这儿。到底是有多不认识路才会一个人走到山顶上来啊……他看了看这个还在哭的人,自己在心里悄悄叹了口气,又抓了抓这个孩子的衣摆,示意他站起来,就带着他往山下走去。
就当是为了他答应我的苹果糖吧。狐狸先生这样想着。
“那,那个,谢谢你了狐狸先生!朱樱司感谢不尽!”红发的小孩子看着自己前面的狐狸,它突然停下来,对着他叫了几声――我的名字是月永レオ。但是除了它也没人听得到。之后就继续向山下跑去。
希望他明天会记得答应我的苹果糖。レオ看了看那个找到父母终于忍不住大哭的红发孩子,转身又向山顶走去。

“司,要回去了哦?”端庄的女人看了看一直心不在焉的儿子,他一直盯着手里的苹果糖,最终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抬起头,“母亲大人,我想一个人去昨晚上去过的那个鸟居。”“可是……”女人露出担忧的眼神。
“没关系的,一会儿就好了!”他松开被母亲牵着的手,往着石梯跑去。
果然不能相信人类的话啊,就算是小孩子也不行。躺在树上的レオ这么想着,夏季晚上的凉风让他觉得有点冷,跳下树想要回去就发现了司拿着苹果糖到处寻觅的身影。
他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变成人类的样子走过去,带着笑偷偷从背后把他举起来,看着司被惊吓到的样子更想笑了。“给我送糖来了吗――勇气可嘉勇气可嘉。”
“诶……?你是,狐,狐狸先生?!”司被吓得结巴,用了好久才消化了【昨晚上带自己的狐狸是个人】这个事实,但是也是,不然哪儿有这么聪明的狐狸。
“真是没礼貌的小鬼,我有名字的哦?”レオ拿过司手里的苹果糖自顾自地吃起来。“月永レオ,你叫朱樱司对吧?好麻烦啊,直接叫你スオ好了。”
“这件事是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都这个时候了,好孩子该回去睡觉了。”
“司,司?”等到他再睁开眼时,眼前是母亲有点担忧的脸,“你这孩子说是要去山上,却自己一个人在石梯上睡着了,太让人担心了啊。”
“嗯……下次不会了,母亲大人。”司有些恍惚,刚才的是梦吗?会变成人的狐狸,真的是存在的吗?“话说你的苹果糖呢?是不小心搞丢了吗?”苹果糖!司猛然想起,伸出手看了看,哪还有苹果糖的影子,他站起来,往身后长长的石梯看了看,脑内突然回放起レオ说过的【这件事是秘密】这句话。
“可能是不小心弄丢了,我们回去吧,母亲大人。”
果然还是个小鬼。躲在树林里的レオ看着司逐渐走远,消失在阴影之中。

这之后,司来找レオ的次数就多了起来,有时候レオ会变成狐狸躺在树上算,这个小鬼这个月居然只有四天没来,真是勤快啊。夏日已过,秋季已临,冬日将至。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司从一个小孩子长成少年。レオ对于时间一直没有什么概念,(他可是狐妖,起码也有三百岁了。)只有司生日的日子记得最清楚,上次送了他这座山上开得最漂亮的樱花,上上次送了他山里最漂亮的一块透明的石头,这次他是真的技穷了,无奈之下只好去找自己刀子嘴豆腐心的银发朋友。
“你那么喜欢他干嘛不陪他一天。”蛇妖看着这个浑身酸臭味的朋友,只想快点逃离这个地方。“他要上学的吧?”“那你去学校找他不就行了,以你的本事想要藏在人类里轻而易举吧?”
对啊!这样不就好了!
“谢谢你啊セナ!我爱你啊哈哈哈哈哈!”レオ大笑着跑出去。“这种话还是留着给他说吧――喂!记得把你那身衣服换掉啊?!”蛇妖气急败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应该是这身衣服吧?レオ走在学校里闲逛,偶尔瞅见几个路过的学生,确保不会被发现之后开始寻找,没想到大半个校园也找不到他想找的人。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抓着树下一个黑发的学生就问,“请问一下你知不知道朱樱司在……嗯?リッツ你怎么在这?!”
“啊……是王さま――也想体验一下生活了吗?”朔间凛月睁开眼,发现是自己的友人之后稍微清醒了一点,“你跟ス~ちゃん的事情我听操心的セッちゃん说了哦。”
“虽然不想插手麻烦事,但是看在是你们俩的份上我就说一下吧,ス~ちゃん今天没来学校哦――整天都没有他的气息。”
“是,是这样啊……”レオ难免有些失落,难得的一个惊喜就快要泡汤了,不过按照司的性格,因为生日就请假什么的,也不太可能吧?
“加油哦王さま――”“啊,我知道了……”
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啊,怎么一个两个都莫名其妙的。レオ这么想这,翻墙跳出了学校。

结果就是找了一天也找不到人啊!レオ看着漆黑的夜空有些着急,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朝着熟悉的地方跑去。
石梯似乎是变长了一样,当红色的鸟居出现在眼前时,他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不会……在这里等了一天吧?
“スオ……?”レオ尝试着叫了他一声,司抬起头,红着眼看着他。“你哭了?”“……我没有。”果然还是这么逞强,比小时候不坦率多了。レオ这么想着,挨着他坐下来。
“レオさん,为什么穿着我学校的校服?”糟,糟了,找人找得太忙忘记换回来了,レオ被司紧紧盯着,根本没办法对他说谎,只好全盘托出。“……今天是你的生日吧?本来想着陪你过一天的,没想到リッツ告诉我你今天根本没去。”
“……是在说凛月前辈吧?果然跟我猜的差不多,早就觉得凛月前辈和レオさん有些类似了。”司擦了擦眼睛,抬头看着夜空。
“意外地变得敏感了啊,那家伙是真的吸血鬼哦?奖励你一下摸摸头吧――”レオ笑着伸出手想要揉司的头发,却被他一下子躲过。
“我不是小孩子了啊……”“既然不是小孩子了,就告诉我为什么哭吧?”
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
“不想说吗?那也没多大关……”“不,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司打断了レオ的话,转过头正视着他。“父亲大人的意思是……让我出国去。也就是说,我要离开日本,三年,四年,或者更久也说不定。”
“……是这样啊?舍不得这个地方,没有关系的吧,不管多少年对我来说都是很快的哦。”说给谁听的呢,レオ带着自嘲的意味笑了笑。
“真的没有关系吗!我的想法你知道的吧!”司突然站起来冲着他毫无礼貌的大吼,レオ被吓得愣住。
不久司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转过身去背对着坐在地上的レオ深吸一口气,“……抱歉,是我失态了。这样被管束的生活虽然很想逃离,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
“我先回去了,”司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抬头看着依旧空无一物的漆黑夜空,“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
レオ突然回过神来,看着那个身影咬了咬嘴唇,变回了自己本来的样子,一只巨大的橙色狐狸站在鸟居之前,顺滑的皮毛随风飘动,身后的尾巴摆动着,耳朵抖动了几下,他用尾巴卷起司,把人放在自己的背上。
レオ转过头,用绿色的眼睛盯着有点惊愣的司,“现在的表情,像是小时候你第一次看见我人性的样子啊。”
“虽然你现在爱逞强又不坦率,跟小时候根本没法比。这样麻烦的小鬼我为什么要管,就算你以后跟其他女孩子结婚也不管我的事吧?――痛痛痛毛都要被你扯下来了!”司干脆放开手趴在レオ背上。
“但是果然我还是做不到,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很可怕了!你的想法我一直都知道的,因为担忧着我自己特殊的身份不想直视而已。”
“但是带走你的这件事也是秘密――☆”鸟居突然发出一阵光芒,司下意识闭上眼,抓住了レオ。
巨大的狐狸纵身一跃,穿过了闪光的鸟居*消失不见。

『あんまり月が眩しくて

   きみが好きでたまらない』
――――――――――――――――――――――――――
*:一种类似于中国牌坊的日式建筑,常设于通向神社的大道上或神社周围的木栅栏处。主要用以区分神域与人类所居住的世俗界,算是一种结界,代表神域的入口,可以将它视为一种“门”。
最后一句是化生戯画的歌词。

为了我茶复健回坑……好久没写东西这篇是有点不想发出来的(´;ω;`)但是加油啦中考。

评论 ( 3 )
热度 ( 70 )

© 明日之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