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方に出逢い
STAR辉いて
私が生まれて

【leo司】乌鸦,写字台,雪,飞马。

【leo司】乌鸦,写字台,雪,飞马。

异世界幼驯染设定的leo司。魔法私设。角色转换。小骑士leo和小王叽司的故事。

不准吐槽我的取名水平,这是宇宙级的·······

------------------------------------------------------------------

七岁的时候,他俩坐在两把很高的椅子上,一人拿着一本书,壁炉里的火焰在安静地燃烧,偶尔发出噼啪的声音,关得严实的窗户阻隔了外面吹来的寒冷气流。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司坐在高高的椅子上,带着稚嫩的童音提问,膝盖上是一本书,翻开的书页上是关于爱丽丝的故事,双脚够不着地面,就这么晃在地面与座椅的空隙之间。

“因为我喜欢你。”leo从另外一把椅子上跳到脚下软绵绵的地毯上,,走过去,凑近了看着那本书,“你看过很多次了。”

“但是这本书我觉得很有趣,”司伸手把那本书关上,“为什么你喜欢我?”

“我不知道,”leo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或者因为乌鸦像写字台。”

司没见过乌鸦,只知道是种黑色的鸟。“或许它很像,而且你今天不去训练吗?”

“不想去,”leo打了个哈欠,坐回椅子上,“太冷了,你不也没去上课吗?不然你现在肯定又在听卡瑟琳太太唠叨你了。”

“说得也对。”司想了一会儿,找不出什么反驳的地方,又翻起书看起来。

“你觉得我们俩长大后还会生活在一个地方吗?”司没有抬头,眼神却悄悄地看向leo,“我的意思是,或许我在东边你在西边。这个国家的面积很大,从我这里到你那里,就算骑着飞马,它的翅膀日夜不停也要三天。”

“说不定那个时候已经有了更快的东西,就像,三匹白色的上等飞马的速度。”leo撇撇嘴,从椅子上站起来之后把书放上去,走过去回答他,“你在看我?”

“没有看你,你的脸看了七年了。”司对他做了个鬼脸。

“别不承认了,你就是在看我。”leo跑到窗户前看了看,又走回去站在椅子前,“外面好像下雪了。”

“难怪这么冷。”司从椅子上站起来,手里的书却没有放下。“你想出去玩吗?”“我倒是无所谓,你不是冷吗?怎么还想出去?”leo戳了戳司的脸。

“那我想出去。”司皱着眉抬头看他,明明两个人出生在同一年,leo却比司高出那么一点。他打开门走出去,“因为这可能是今年最后的一场雪了,母亲已经在准备了。”

朱樱家掌管着春季的到来,司的母亲这段时间已经开始筹备了,春天也已经不远了。

“诶——这样啊。”leo走下楼梯,两个人鞋跟踩在木质地板上发出不一的声音。“那你以后也会像你母亲一样吗?”

“那是当然,”司停下来,转过身去看他,“所以我才问你那个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当然会在一个地方啊,”leo对着他笑了一下,“我想看你宣告春天到来的样子啊。”

“怎么了?”司没有回答,只是盯着leo看,leo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才猛然回过神。

“没,没事。”司有些心虚地笑了笑,推开门走了出去。

“话说你刚才又在看我?”

“没有,都说了没看你了。”

 

十五岁的时候,他俩坐在一匹飞马上,雪白的翅膀在空中扇动,发出“呼呼”的风声。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司坐在前面抓着缰绳,过快的速度让他的话立马消失在风中。“你说什么?”leo摸索着握住司的手拉了一下,飞马立马降低了速度。

“我说,这样偷偷跑出来真的没问题吗?”司转过头看他,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把自己被吹乱的刘海撩到耳后,“还骑着飞马大摇大摆地飞在天上。”

“还不是你天天看着我训练,然后说想试试。”leo笑着打趣他,“难不成你现在害怕了?”

“朱樱家的男子是从不畏惧任何困难的。”司转过去,双手提起缰绳,双腿夹紧马肚,耳旁随即传来了更大的风声,飞马的速度又回到了之前。

“学得很快嘛?”leo仍没有放开握住司的右手,只是表情变得严肃,“你还记得小时候你问我的那个问题吗?”

“哪个?”很显然,司对于新事物很沉迷,但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是不是那个,‘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因为我喜欢你,——不是这个。”leo把头放在司肩膀上,“是那个,‘你觉得我们俩长大后还会生活在一个地方吗?’”

“你改主意了?”司没有转过头来,语气隐藏得很好,但是表情有几分失落。

“我可没有改主意,那地方离这儿可远了。”leo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无奈,“大概是在西边。”

“我还没有及格呀,如果作为王室的骑士的话。——你今年多少岁了?”

“不是跟你一样大吗?”司操纵着飞马逐渐下落,“十五,还有两年。母亲的任务就到我这里了。”

“这样······那应该正好。”leo自己在心里盘算着,“我这次离开差不多也是两年。”

 

“我想看你宣告春天到来的样子啊。”

 

“还有,我很早就想说了。”司看着越来越清晰的城镇,“你靠得太近了!头发弄得我很痒啊······”

“气氛都被你破坏掉了,这有什么啊?!”leo对着他抱怨。

 

「毕竟我们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啊。」肯定是这么想的吧。因为是竹马,所以简单的肢体接触也不会被怀疑。

两个人都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依靠却又厌恶着这份关系。看似坚不可破,实际上已经摇摇欲坠。

 

已经到了第十七个春天。

天空却依旧乌云密布,黑漆漆的枯枝看不见一丝新叶的影子,属于冬日的寒风依旧奔走于各处。

“司,你已经不能再等了。”端庄优雅的女人表情严肃,她看着司,“我知道你在等leo回来,但是最后的日期就要过了。他已经成为了合格的骑士,你却没有成为合格的王子。”

“母亲大人······”司低着头,皱眉思考了一会儿,最后不带犹豫地抬起头,“明天。还请母亲大人帮我准备好。”

天空的乌云有了几分消散的现象,拥有艳丽羽毛的鸟儿站在枝头。

 

清晨的阳光穿透云层,人们陆陆续续走出屋子向同一个方向走去,今年的春天终于要到了。城堡底下几乎聚集了这个地方所有的居民。黑压压的一片,让站在城堡最顶端高台的司分辨不出leo究竟有没有在其中。

他从来都不是什么服输的人,从小时候开始,无论是什么事情,跟任何人,就算是跟他一起长大的月永leo,他也想要获胜。或许是昨日母亲的话刺激了他,他昨晚上又把这种繁杂法术的流程翻阅了很多次。

或许只是为了证明给他看,也或许是为了小时候不经意的一句话。

很好,没有差错。

冗杂过长的咒语被司一字不差地念出。底下喧闹的人群立马安静了下来。古老的巨石发出浅绿的光芒。

司拿起旁边的短刀,细细的银线缠绕着刀柄,上面镶嵌着一颗与他眼睛同色的宝石。锋利的刀刃划开了手指,血液顺着方向滴入石缝,浅绿的光芒变得更亮。

眼睛······司突然想起这颜色和leo的眼睛类似。

一株藤蔓从石缝延伸而出,绕着石壁快速往上,竟是越长越快,不一会儿藤蔓已经有了半腰的粗度。它长出了花苞,几朵颜色各不相同的花竞相开放,一股独特的香气在空气之中传播,巨大的花瓣却自动脱落,在空中碎成多到不可数的碎片,像是一场雨一样,洒满了这片土地的各个角落。

地面上传来了人民的欢呼,所有植物都在这一刻开始生长,各种各样的鸟儿的欢快叫声此起彼伏。

司抓着自己身上有些重的长袍,抬起头看着天空,乌云消失得不见踪影,只有三匹飞马朝着这个方向快速地飞来,它们身后似乎还拖着一个马车。

····飞马?!司盯着越来越清晰的马车,就在它即将停在石面上时,一个人突然跳了下来抱住了他,司惊叫一声差点摔倒在地。

“这个国家的面积很大,从我这里到你那里,就算骑着飞马,它的翅膀日夜不停也要三天。”leo的声音与两年之前毫无差别,熟悉的感觉向他袭来,这是司对leo曾说过的话。“但是三匹飞马,肯定能够让我赶上。”

“做得很棒了。スオ。”leo对着司露出一个有些张扬的笑,“差点就没有赶上,不过还好,我可没有食言啊。”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Leo和司相视一笑,这份默契,即使不用说明,两个人都已经明白了答案。即便是最简单的亲吻,在现在也是最为重要的东西。

「因为我喜欢你。」

---------------------------------------------------------------

靠北哦呜呜呜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想谈恋爱······

评论 ( 4 )
热度 ( 77 )

© 明日之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