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方に出逢い
STAR辉いて
私が生まれて

【leo司】我想听各位和前辈谈恋爱的故事?

【知乎体】我想听各位和前辈谈恋爱的故事?

说在前面,ooc,ooc,ooc。前面leo司的成分较少,大概就是把王骑的故事又复述一遍。全程就是司司讲两个人走到恋爱的过程。我就是想看司司吹自己男朋友。比较流水账。私设两个人都没有长高了【????】

【知乎体】我想听各位和前辈谈恋爱的故事?

 

Snack星的御曹司,

谢邀,这个问题我大概可以回答···

我今年是高中三年生,跟我恋爱的前辈已经毕业两年了,正在准备跟他上同一所大学。我们都是男生。

我们学校的性质比较独特······大概描述一下你们就全知道了,所以这里不作太多关于学校的阐述,也婉拒这方面的询问。

我是在还是一年生的时候认识他的,他是我们团队里的leader,所以这之后我也一直这么叫他“leader”了。但是入学的时候并没有见到他,而是在下一个学期才真正认识了。

说实话我在没有见到他之前对他抱有一定幻想······以为会是什么认真可靠的前辈,但是后来现实狠狠地打了我的脸【。】而且他当时说话和行为方式,每个方面都令我不满,团队活动也老是不见踪影,意外地是每次大家一起去找的时候我都是先找到的那个·····于是在我实在忍耐不住对他生气发火的时候,他反而列举出了我的一系列失误······实在是让我又生气又无法反驳。于是他提出了要带领一个临时组合与我跟其他前辈进行对决。我以为他只是小孩子脾气,但是他说要是我们输掉就解散。我大概也能明白他为何提出这种要求,他相当珍视这个团队,我也听队里另外一个跟他同年级的前辈提起过,为了保全它付出了什么代价。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时候有好感的大概我也说不清楚。

他宣布之后我才明白我们这边处于极大的劣势。队里的···可以说是武器吧,不是真正的枪弹,只是一个比喻。这些东西其实是由leader负责的,现在由他发起对决,也就说明我们这方失去了可以用的新武器,只能用学校的东西。就算在这样的逆境中我也没有完全失去斗志,其他前辈也决定拼尽全力,经过情报大概知道他这次很认真····所谓的临时组合其实几乎可以称为最强了。说实话我很吃惊又有点沮丧。或许他说得对是我拖了整个团队的后腿,因为当时的我作为一年生能力各方面都不成熟。也多亏另一个前辈安慰我······虽然他安慰的方法有些独特。

虽然说是到了对决的日期,但是我心里还是没有什么把握,虽然当时我讨厌他的方式,但是他的实力也确实在我之上。而且他的临时组合里的成员都是实力不可小觑的前辈。有一位还是学生会长,虽然会长家和我家有些关系,但是我不认为他就会放水。

局面果然跟我想的一样严峻,前辈们拼尽全力打成平局,这大概才是我们该有的样子。那个时候我大概明白了,这或许才是leader想要进行决斗的真正原因。但是没有给我多想的机会了,到了我的上场的时候了。对手就是他。我紧张得像是被冻住了一样,不安着万一输掉了要怎么办,但是我还是得相信自己跟前辈们。因为一直以来我们都是骄傲的必胜者。

大概就像动漫里一样,打之前必须要寒暄几句。我们也没有跳出这个怪圈子,但是很让人生气的事就是他说我之前的样子不仅像个温室里的小少爷,而且还像是柔弱的不堪一击的公主。但好歹他承认了我。虽然有点别扭但是我还是有点高兴。但很让人困扰的一点就是他把喜欢和爱这类的字眼经常挂在嘴上。也确实让我之后好长一段时间不适应。

继续讲决斗。然后我们俩寒暄了有一会儿。我向他坦白了他真正的用意,还很公开地说了【我真的非常佩服,比起前辈,我还差的远吧?】这种话。但是自从遇见他我发现我生气的次数越来越多,他开始说一些很消极的话,要是他输掉了就证明队伍的确没有需要他的必要了之类的。当然,我反驳了他。现在他经常拿我当时反驳他的话调戏我【。】,有点后悔当时为什么不多思考一下再说话。

最后我还是跟他提了一些条件······如果我赢了,他就要好好地叫我名字,之前他总是叫我【新来的】。而且他要继续留在这里。

而且后来当我跟队里其他前辈坦白在跟leader交往的时候,在当时下面围观了全过程的另一个金发的前辈说那个时候我们俩可能就播下了爱情的种子【。】

 

总之就是这样···他继续留了下来。刚开始还只是普通的前辈与后辈的关系。因为他经常缺席社团活动,所以我才不知道其实我们俩是一个社团的【。】我参加的是弓道部,因为擅长的是骑射。说起骑射,其实两年之前有一次社团活动的时候······实际上细节之类的记不太清楚。大概就是我状态不好,扯理由是说擅长骑射。然后他就说给我当马骑。把我吓了一跳。结果最后我还是骑上去了。本来有些谨慎和紧张,但是他说我好重。我那段时间明明有控制吃东西!然后就有点理所当然的报复性的骑着。咳,虽然他平日里不太正经,但是认真的样子还是很,很池面的。幸好他不太上这些社交软件,也不会被他看见。

自从那次骑射之后关系似乎是变得亲密了一些。虽然在我当时看来没有多大变化。之前也说过他经常说喜欢什么的,时间一久就习以为常。据他说是他先有这种超出朋友关系的想法的。但是我的确是没有感觉到,也可能是我太迟钝了。

后来就这么过了一段时间,到了他要毕业的时候,也是那个时候我才认识到我喜欢他,老是想东想西练习的时候经常走神什么的。有次意外地,他准时到了练习室,但是只有他一个人,发现是我来急急忙忙把手里的东西藏着。我没去过问,大概是直觉告诉我这个东西跟我有关。然后等全部人到齐之后就像往常一样,只不过我还是心不在焉,眼睛总往他身上瞟。直到他走过来跟我说,“感觉你又回到刚开始我见到你那个时候了,完全不行啊——你现在的状态!我跟【给另外一个前辈的名字友情打码】都毕业以后怎么放心把这些都交给你们?”

我大概是对毕业这两个字太敏感了,这些日子堆积的不安等等这些一下子爆发,“你以为我这样是因为谁啊!我喜欢你你到底知不知道!”我跟他认识这么久就算到了现在,那次也是我冲他发脾气发的最大的一次。

我也觉得我生气生得莫名其妙,但是我吼得每个人都听见了。完全不像平时的我,那种没有礼貌的样子。

完了,完了。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每个人都愣住了,我低着头不敢去看他是什么表情。我心里最不可告人的秘密被发现了,这下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就连毕业后偶尔的聚会我也会觉得尴尬了。

我想逃离这种气氛,于是转身就打开门跑了出去,什么东西都没带,本来难道在毕业前可以多见他,我却不想看见他了。害怕,的确我很害怕。

反正都已经放学了,于是我干脆跑回家去。回去之后才发现手机都没带,简单的洗漱之后我就准备睡觉,连晚饭都没有胃口。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眼就忍不住想象他是个什么表情。最后干脆从床上坐起来走神发呆。管家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说是有朋友给我带我今天忘记拿走的东西。橙色头发绿眼睛。我小心翼翼地问,他人呢?然后被告知在客厅等我。

我的大脑飞速运转,想出的方案又被自己否决掉。最后深吸一口气,尽量保持平稳的语气,下床打开门,让管家带他进来。

就在管家下楼的时候他就已经上来了。发型有些乱,他不会找我找到现在吧······我于是让管家先下去,把他拉进来。拉进来之后我又觉得有些尴尬,于是就把门关了。关了之后我觉得更尴尬了,想把门打开又觉得这么做看起来很傻。于是场面一度江僵化。没有人说得出来话。

“算了。”

算了?他说算了是什么意思????

我感觉我满头都是问号,然后他就把我抱住了。

在那一刻我觉得他是想给我发好人卡的。

“你肯定还不知道我今天藏着的东西是什么吧,”他从衣兜里拿出来几张折叠了的纸,展开之后放在我面前,“我毕业之前最后送给你的东西,本来想过几天找个合适的机会给你的。没想到被你这小鬼抢先了。”

抢先?我看了看,不出意料这纸上是一首歌。他在作曲方面简直是天才,现在读的也是国内很好的音乐大学。

“是情歌哦☆”他又变回来平常我熟悉的样子。

“诶····是情歌啊。”我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后来突然醒悟过来他是什么意思。“情歌!?”

“嗯嗯,果然我最喜欢你了。”

没了,就是这样。我跟他在一起了。

现在也是一样的,被吐槽过一辈子都没办法从热恋期脱离。而且我们都从家里搬出来同居了,目前计划等我大学毕业就向家里坦白。然后跑去国外结婚。

但是好像这下说完马都掉得差不多了······

--------------------------------------------------------------------------------

《惊爆!knights成员朱樱司竟在某知乎上公开自己的恋爱史!对象竟是组合队长月永leo?!》

我觉得我要去uc上班了。

 

评论 ( 6 )
热度 ( 171 )

© 明日之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