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方に出逢い
STAR辉いて
私が生まれて

【leo司】妄想感傷代價連盟。

【leo司】妄想感傷代價連盟。
依旧拿bgm做标题……跟正文并没有啥关系。但真的,这首贼好听了……
因为找到喜欢的人,莫名其妙开始恋爱又各怀心思的两个人。
依旧ooc,我写的leo司怎么都这么jk……依旧是司视角。
bgm-妄想感傷代價連盟
――――――――――――――――――――――――――
像是蔓延的藤蔓枝条,将心脏选择为最佳的种植地,开出的艳红的花。
被藤蔓上的尖刺刺疼,想要全力挣脱开这种折磨的束缚,花的香气却像是最好的药,那些仿佛流出血的痛觉被掩盖过去。
“这是什么……”我看着玻璃里有些透明的自己,相同的外貌,相同的身体,相同的表情,不同的是――心脏的位置。
那个我,心脏开出了一朵花。穿透皮肤的藤蔓,绕着手臂一圈又一圈地往上。那朵花有着最鲜艳的红色,就算被玻璃模糊也掩饰不了。
我的身上并没有。我看着自己的胸口,它依旧和以前一样,没有伤痕,没有藤蔓,没有鲜艳的花。
我伸出手想要触摸。

睁开眼时,还是熟悉的天花板与吊灯,挂钟表针走动的声音清晰地入耳,我对着上面伸出手的动作仿佛像是凝固一样。
“果然是梦啊。”我松了口气,掀开被子起床。步入了莫名其妙的梦境啊。
换衣服的时候,我不经意瞥过一眼立在一旁的穿衣镜(没什么的,偶像家里有这个很正常,但是我平时不喜欢照镜子。)我想起刚脱离的梦,还是多看了几眼,胸口的地方依旧什么都没有。
果然是梦。我这样想着,换好衣服推开了房门。

“这种感觉吗?”果然还是很在意,在训练的时候忍不住向鸣上前辈提问了。他思考了一会儿,突然掩住嘴笑。
“呐呐,司ちゃん。”鸣上前辈把手里的镜子放下,“你有听说过夜莺与玫瑰的故事吗?”
“是王尔德的童话?”我回想了一下。“夜莺为了书生要的娇艳的红玫瑰,献出心脏与生命的故事。”
“没错哦,[尽管哲学很聪明,然而爱情比她更聪明,尽管权力很伟大,可是爱情比他更伟大。],因为爱情开出的花拥有最美丽的红。”他念出这句,“司ちゃん,你有喜欢的人了。”
喜欢的人?
我思考了一会儿,把所有人想了一遍,都暗暗打上了叉。
这实在是有些荒唐又矛盾,知道自己有喜欢的人,却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抱歉哦司ちゃん,不仅泉ちゃん和凛月ちゃん因为工作事情没来,就连我也要提前离开了。”鸣上前辈开始收拾东西,“就让王さま陪你一会儿吧。”
“啊…好的。”让leader陪我肯定不是练习,说实话他能来已经很不错了。
等到鸣上前辈刚刚走出去,leader依旧埋在一堆纸里写写画画,书写的声音不算很大,因为没人说话却被放大数十倍。
“スオ,”他依旧没有抬起头,我只看得见他盯着那张完成一半的乐谱,手里的动作却停下了,“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目前来讲……应该是这样的。”我把手里的毛巾捏住。
“诶,这样啊。”他语气平淡,认为这似乎没什么不对,“是谁啊?让你动心真的是我无法想象的类型吧?”
“leader这种描述对他太失礼了。”他从地板上站起来,每次都要我收拾这些写完或未完成的乐谱,“但实际上不知道他是谁。”
“你还真是个有趣的家伙啊哈哈哈哈哈,”他听见之后愣了几秒,一下子扑过来,刚整理好的乐谱又哗啦啦飘了一地,“跟我交往怎么样☆”

……为什么会是这种展开啊。

“喂,我说王さま,”濑名前辈臭着他那张价值一亿的脸,仿佛下一秒就要把我的零食从天台扔下去,“你怎么这么袒护这个小鬼,都给他说了少吃零食。你自己看他胖了多少。”
其实也不是很多。我这么想着,但还是有点心虚。
“果然像妈妈一样唠叨啊セナ。”leader从我的薯片袋里抓了几片塞进他自己嘴里,“因为我是スオ的男朋友嘛。”
比起leader风轻云淡的表现,其他几位前辈倒是吓得不轻,凛月前辈直接吓得睡意全无,一个仰卧起坐就从沙发上坐起来。
“搞什么你们两个?!”濑名前辈皱着眉看着我们俩,“不是还天天斗嘴,斗嘴还斗出感情了?”
“不是。”“不是什么,スオ难道要赖皮吗?”“赖皮这种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那你们俩究竟是怎么回事?把我们都吓了一大跳呢,哦――难怪司ちゃん那天要问我。”鸣上前辈似乎很高兴。
“因为一些很奇怪的原因,以后再跟你们解释啦。那我去找外星人了――スオ跟我一起去!”leader抓起我的手就往外跑。
他拉着我跑上天台,带着些许寒冷的风吹了过去。
“leader,刚才为什么要这么说?”果然还是觉得在意,我们俩交往的目的只是为了帮我找到喜欢的人。虽然这有点自私,对他来说不公平,但却不是我提出来的要求。
“我并没有说错吧?”leader的语气似乎有些理直气壮,“而且你不是要找到喜欢的人吗?这样说不定会更快一点,如果那个人也喜欢你的话,当他听到‘朱樱司在和月永leo交往’这个消息的时候,会来找你也说不定吧?”

“所以更多人知道最好☆”

之后的半个月里,leader老是跟别人有意无意地提起我们俩正在交往的事情。虽然不太明白他的动机,但是我也没有笨到什么都信。他的理由我实在忍不住地怀疑,心里却没有想戳破他的意思。
我想我最初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leader,我已经等了你二十分钟了。”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拿着手机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发牢骚。
“在路上突然被宇宙人拉去调查了,马上我就坐着飞船过来!”隔着手机,他的声音沾染上电子的沙哑。
“又说这种不切实际的话,总之我……?”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一双手从背后伸了出来,遮住了我的视线。
“leader,”我把手拉下来,“请不要开这种小孩子的玩笑。”
“スオ你现在真是一点都不可爱,”他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话说你是怎么猜到我的?”
我并没有回答他。
那是因为他手上的薄茧,他握笔的时间比起我们长了很多,就凭这点似乎不足以说明,但这段时间我已经足够了解他了。
“所以说你是想让我陪你去游乐园玩吗?”他绕过来站在我旁边。
“不,实际上是有事情要告诉你。”我深吸一口气,从长椅上站起来。
“我找到我喜欢的人了。”
太明显了,那个凝固的表情。
leader愣了几秒,换上一个月永leo式的笑,伸出手抱住我,“那真是太棒了啊,很高兴吧?”
“leader就不想知道是谁吗?”我莫名地想要发笑。
“当然想,能让你看上眼的会是什么人啊……”
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我亲了他一下,只是一下,我又飞快地退后,心跳得飞快,那个梦似乎变成了真的。
我第一次看见leader这样的表情,说实话看起来有些傻。我还是忍不住笑出声了。
“スオ!果然我最喜欢你了!”他拉着我的手开始狂奔。
“等等?难道要乱无目的地跑吗?!”
“不,我们去结婚。”
――――――――――――――――――――――――――
是这样的,我想看他们俩结婚想疯了。

评论 ( 10 )
热度 ( 138 )

© 明日之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