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方に出逢い
STAR辉いて
私が生まれて

【leo司】cynic

【leo司】cynic

与正文毫无关系的标题。只是我肝文时bgm的名字懒得去想其他的就顺手用了······

罗宾汉paro。不知道是什么背景的罗宾汉paro,超迷。至于为什么保留司对leo的leader的称呼·····不要在意,因为我个人习惯这么写·····

不要吐槽烂俗的梗和泛滥的少女文笔······我也是正常女孩子我也想谈恋爱!大吼。虽然喜欢一群gaygay气的人。

不要问车车。卡了。

-------------------------------------------------------------

当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就也已经做好被家里人投上绝对反对的一票的准备。

也是,谁会放弃富贵家庭的舒适生活,跑去当所谓正义的他们口中的“绿林好汉”。

大概也只有疯子。但是又不止我一个疯子。

我小声嘟囔着,翻开窗跳到那棵高大的树上,密密的枝叶遮盖了我的身影,只惊动几只灰色的鸟仓皇地逃离了栖息地。我放轻脚步走过去,摇了摇那个熟睡着——哦,不对。他在装睡。

“leader醒了吧?”“你动静这么大不醒才有鬼,”他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深闺大少爷终于收拾好准备第一次离家出走了?——开玩笑的。”他绝对是看见我手上的弓才补上后面一句话的。

“当然,虽然小的时候也有一次,但最后没跑出去多远就被抓回来了。”我朝四周张望了一下,又低头去看了看,巡逻的守卫依旧一批接着一批。我正打算拿出箭实施下一步时,他伸手把我手里折叠的信纸拿过去。

“这种事情我来做吧,毕竟怎么说我也算拐走了你的劫匪啊?”他抽出一支箭,锋利的箭头刺穿了那张纸,“给父母的告别信啊——第三个窗户?”

“不对,第四个,第三个是我的房间。”“啊记错了,因为之前老是晚上跑来偷偷找你。”

说话真是没有遮拦······我无奈地盯着却期待他下一步的动作。

他把箭尾卡在弓弦上,右手用力往后一拉,呈现出一个半圆的形状,瞄准了方向之后松开了手,箭一下子穿过枝叶,带着那封信击碎了房间的玻璃,准确无误地射中了书桌。那副认真到过分的神情让我怀疑我是不是遇见了假leader,不过讲真的,这副样子很帅。我也很喜欢就是了。

果然那些守卫因为玻璃的声响全部跑了进去,不久就会有人发现,留给我们逃开的时间非常少。

“走吧。”他抓住我的右手往下跳,刚在草坪上落稳就迈着步子往后院的门口跑去。身后已经传来了女仆的惊呼声,但现在什么也改变不了了。

“别走神啊!スオ!”他转过头来看我,我能感觉到他手上加大的力度。

“你才是吧leader!身后已经有人追过来了!”

姑且介绍一下,这个拉着我从家里逃出来的人叫月永leo,身份是我的恋人,现在的事情大概说得通俗一点就是私奔。原因就是父母不支持(各种不支持,因为他们已经为我规划好了从房间门口排到大门门口的婚姻候选,只要我选一个半个小时后我就可以去结婚)。老实说那种爱情让人变傻这类的句子我之前是一点都不信的,现在也不是很信——但是它的确是让我做出这个疯狂的决定的原因。

“太累啦跑不动了!”他往我身后看了看,确认已经甩掉那些人之后一下子倒在脚下的草坪上,顺带着把我拉着一起倒下去。毫无防备让我惊呼出声。两把弓都丢在一旁。

“真是的leader就不能再稳重一点吗?”“只能更稳不能更重——”

这种看上去毫无意义的对话我们俩却乐此不疲,直到最后我找不出话反驳他。

“笑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我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他又笑了出来。“只是很高兴而已,スオ。你肯为我放弃你有的东西。果然我最喜欢你了哈哈哈哈哈☆”

这种熟悉的说话和做事风格果然是月永leo。我有些无奈,任由他的头在我的脖颈乱蹭。头发都变得有些乱,腰上的双手一时半会儿是挣脱不开了。

“我真的很高兴!今天绝对是可以让我兴奋一辈子的一天!”他把头放在我肩上,“啊对了!”

他突然坐起来,在衣兜里翻翻找找,看样子是想要的东西找不到了,我也跟着坐起来。情急之下他只好把他自己的发绳取下来,在我左手无名指上套了两圈。

我看着这个跟他头发同色的发绳有些发愣。

“本来是准备了一个······可能刚才从树上跳下来的时候掉你家了,你父亲估计现在打算满城通缉我了。”他有些尴尬地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真是糟糕透了。我看着自己手上的东西,突然笑了出来。

“笑什么?”

“没什么,”我拉住他的手,额头抵住他的额头,“我只不过是很高兴而已。”

-----------------------------------------------------

高兴高兴我也高兴,所以你们俩趁着高兴劲结婚好不好。

评论 ( 10 )
热度 ( 103 )

© 明日之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