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方に出逢い
STAR辉いて
私が生まれて

【清安】Name.

看了花丸第一集根本冷茎不下来。

现世pa,学生幼驯染设定,私设多成狗。ooc到上天。

-------------------------------------------------------------------------------

我曾一遍一遍在本子上描摹他的名字,写得整齐,写得凌乱,偶尔也模仿他的字体。

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

“写什么呢?”他突然从旁边歪过头看,我连忙挡住。

“没什么,做题,打个草稿。”“你挺厉害啊,做题就拿张草稿书都不翻?”“忘了,忘了。”我对着他笑了一下。

我是他加州清光最好的朋友,兼幼驯染,大和守安定。同时暗恋他,虽然自己有点不想承认。

老实说,前十五年的时间里,我对他没有任何超出友情的想法,他谈过恋爱,我也处过对象。

但是那些女孩好像更喜欢看我和他在一起,而且的确,我们俩家就隔一道墙,每次放学我都跟他一起走,两个人都觉得带女朋友对方就跟电灯泡似的,幼驯染和女朋友的修罗场,于是我们俩不约而同地,都没这么干过。而且我还翻墙过去偷偷抄他作业来着。

今年我十六,三个月前我才发现我喜欢他。

那天我难得没跟他一起回去,随便找了个理由就溜了,原因是因为我要去打架,对,打架。

很多人都说我看起来是个乖巧的学生,其实我去年是个隐藏的不良,打遍整条街,最后还是被清光发现,而且被迫金盆洗手。而且那个时候的我,想起来绝对是一段后悔到自己为什么出生的黑历史。

咳,那些事情不提也罢,谈正事谈正事。

我都不干这些一年了,突然找上门来找我打最后一架,刚开始我非常强硬地拒绝让他们自己去好好学习,但是那几个野心不死铁了心跟我费,差点找上门,而且还找错了,差点找到清光家里去。

于是我只好答应下来,而且警告他们下次别来找我了,也别让清光知道,被我这么一吓他们连连点头。——要是被清光知道他是肯定不准我去干这种危险的事情的。还会被他数落好大半天。

于是我慌慌忙忙跟他说我要去买东西就跑走了,太忙以至于钱包都没拿。“安定搞什么·····钱包都不拿。”

然后我一路跑到很远的一个废弃工厂,这是什么古旧的老套设定?非要在这种地方,跑过来又要跑回去,我严重怀疑他们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

“不是吧,你就一个人来?”那个顶着非主流爆炸头看起来头头的人对着我这么说。

“你们不也就四个人吗?快点我还要回去写作业。”我把书包往旁边一丢领带一扯。

“你还真是打算当个好学生了啊,大和守安定。”他一言不合就跑过来准备打我一拳,我往旁边一跳躲开。

一年没打反应变得有些迟钝,而且也不知道能不能抗得过四个人,我心里还是没什么底。

十几分钟后,我也被打了几下,但是他们似乎吃亏更多,万幸这一年我都有积极锻炼。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有个人恼羞成怒打不赢我了就掏刀子,明晃晃的反着光,你们没说还能带武器啊???不然我早赢了好嘛!

“安定——打完了吗?”我被清光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头就发现他臭着张脸走过来。

“你怎么来了?”“我怎么来了?”清光把我的钱包扔我手上,“你不是去买东西吗?嗯?”

“抱歉抱歉,最后一次·······解决完这点就好了。”

“那你快点啊,我想回去吃饭了·······安定!””什······!”

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尖锐的刀尖已经刺了过来,我被狠狠一推摔坐在地上,清光给我挡了,手臂上被划了一道口子,白色的长袖衬衫也已经变了色。

我立马站起来上去就给那个人的脸一拳,夺过他的刀让他们自己立马回去,不然刀子就要刻在他们脸上去。

 

“抱歉清光······“我看着桌子对面的清光,他的手臂上已经上了药裹了纱布用筷子戳着自己碗里的饭。

“金盆洗手?嗯?你不是不干了吗。”他看了我一眼。

“我······他们太烦人了差点找到我家里来,没想到他们还带刀子······”我小声嘟囔着扒拉了几口饭。

“算了,要是有下次,就没这么好的运气等着我去救你了,吃饭。”他拿筷子头敲了我头一下。

“好好好。”

四个不正经的大人跑出去旅游,就剩我和清光两个人,再怎么说也不能让伤患动手,更何况清光是为了我才受伤的,于是洗碗什么的,自然就落到了我身上。

“那我回去了?你自己注意啊。”我穿好鞋,打开了门。“知道了,只是划了手臂,又不是一级残废,没事。”

然后,就因为那一刀,我对他的感情就变了质,做什么都感觉他在给我发卡。这种剧情很常见嘛,我也当是我无聊的电视剧看多了。

我以为这就是我没有结果的暗恋,说不定过几年就会成为我自己才懂的玩笑。

 

“清光,你看这张!”另外一个同学拿着一张纸条,最近学校在搞什么许愿签,说是庆祝圣诞。

我当时肯定是鬼迷了心,就把【希望暗恋清光的事情不要被他发现】写了上去。现在想想后悔极了,也没想到这张签纸会被人看见。

天,给我一刀算了。

“都说了不希望被我发现,你们拿给我干嘛啊?”清光随手把那张纸条还给他们。

哦太好了。我松了口气暗自庆幸。

“安定都不说话啊?吃醋了?”那几个男生看我一言不发,都笑着打趣我。

“哪有,怎么可能。”哪有人吃自己的醋的。

 

我以为就这么相安无事地过去了,我和清光还是好朋友然后就这样,没想到当天晚上就出了变故。

“安定。”我被他一叫,猛地从作业里抬起头来,发现他盯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毛。

“你盯着我看什么······我脸上有什么吗?”我被他这么盯着心里有些心虚,拿起旁边的玻璃杯喝了口水。

“今天那张纸,上面是不是你写的?”我被他一吓差点呛死,咳嗽了几声才缓过来。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不记得了。”我想了一会儿决定装傻装过去,要是被发现了估计朋友都做不成。

“别装傻。拜托你下次写这些能不能走点心,稍微把字写得不像自己的字一点。”“哦······”

看来逃不过去就只有大大方方承认大不了跟他表白!

“清光,其实我·····痛痛痛痛,什么东西?”“自己看。”我深呼吸一口气准备好好感动他一下结果一个东西就被他拍到我额头上。

我伸手拿下来,发现是张纸条,跟用来许愿那些没什么不一样,“你写的?我以为你不会信这些的。”

“【安定可以注意到我喜欢他】······诶?!”“早就写好了,没挂上去而已。”

“你喜欢我?”我小心翼翼地问出口,“要不然?安定,说真的我没想到你可以迟钝到这个程度。”“哪有!你那种态度是在追人吗!”

 

总之,就这么迷迷糊糊,我和清光成为了情侣,虽然就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而且我还是偷偷翻过去,蹭他的床睡。

挺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我们现在还是和一起一样,偶尔吵点嘴,但是喜欢的程度心知肚明。

我还是习惯性地在本子上一遍一遍写他的名字,偶尔也能翻到在他名字后面他自己添上的几个字。

“大和守安定。”

评论 ( 6 )
热度 ( 95 )

© 明日之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