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方に出逢い
STAR辉いて
私が生まれて

【凛绪】我不知道要写什么题目那就先空着吧我想好了再写。02.

依旧是血族凛x血猎mao

我没想到这篇我居然还可以写第二章。

感觉自己似乎变得勤快了。

01.

----------------------------------------------------------------------------------------

02.

吸血鬼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

真绪对吸血鬼的概念只有书上那些公式的冷冰冰的句子,大多都是负面形象,但是真绪不这么觉得。

衣更家是血猎世家,从好久好久以前,人类还在与吸血鬼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他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实际上他也不知道是他的哪个祖宗开始,就已经是血猎了。

真绪从小接触血猎的一切,从最基本的理论知识开始,到实战演练,他实在是讨厌那些尖锐的银质刀具,所以他更喜欢枪,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药剂,不过这些液体只对上四代吸血鬼有用。

当然碰上这类吸血鬼,活下来的几率很小就是了。

他还记得他小时候,自己一个人坐在书房的地毯上,旁边是燃烧的壁炉——应该是个飘雪的冬天,他没记错的话。眼睛盯着墙上晃动的钟摆,思考吸血鬼到底是什么。

现在是个好机会,真绪一边走一边想,凛月应该会知道吸血鬼是个什么样,起码比我清楚。

“凛月?”真绪转过头,“吸血鬼是个什么样?每个都跟你一样吗?”

“真君难道不知道吗?”凛月停下来,看着脚下的树叶,“怎么可能一样啊?难不成人也是每个都一样吗?”

“每个人当然不一样啊,就算是双胞胎也会有不同的地方吧?”真绪也停下来回答他。

“吸血鬼也跟人一样,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身体,自己的一切,不过是比人类活得久一点,要摄取血液而已”凛月想了想,“我在那些书里看见的。”

“书?吸血鬼的书吗?”真绪有点好奇,吸血鬼的书会是个什么样。

“真君难道以为会是那种纸张泛黄的旧书吗?”凛月有些无奈地看着他,“那种书一般都是每个家族的私藏。真君家里应该也会有。”

“我从没听我父亲说过这些呢······”真绪继续往前走,“凛月你快点跟上,马上就要到了。”

“明明我比真~君大上很多啊——”凛月拖长声音跟了上去。

 

这个村庄正在举行庆典,现在是年初,大概是要祈祷来年有个丰收,每个人都洋溢着快乐,各家各户门前的灯笼散发出不太刺眼的光芒,一路上都看得到小孩子们笑着互相追逐的声影。

“比我想象的无聊,”凛月环视了一下四周。“真君知道哪儿安静一点吗?”他不大喜欢这样热闹的场景,噪音传入耳里让他皱起了眉。

“不是你说要来看热闹的吗?”真绪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我应该想到的,你不会感兴趣。”

“失算了吗?”“大概。”

“那我还是挺高兴的,”凛月笑着看他。“算了,你要上去吗?”真绪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一节石梯,石梯看上去很长,连接着高处,尽头被一片阴影隐藏。

“那上面是什么地方?”凛月走了过去,抬起头想要看清石梯连接着什么地方。“山顶?我预料得没错的话。”真绪跟着走了过去。

“原来真君不知道吗。”

“不知道啊。正好我也想上去看看,走吧。”真绪踏上长长的石梯。

 

 

“太长了吧?”凛月皱起眉,停下来转身往后看,就连热闹的村庄也变小了不少,“我们走了这么久了,”他又转过身,抬头看着剩余的石阶,依旧跟他在山脚下看见的一样。“却感觉像没走一样。”

“有点奇怪啊,修建这么长的石梯。”真绪也停下来,却发现凛月已经坐在了某阶石梯上。“不往上走了吗?”

“我不知道我是多久出来的,但是现在离天亮没有多久了,”凛月指了指东方,夜色开始逐渐消去,真绪这才注意到山脚下的庆典已经结束,一切归于寂静。“虽然阳光杀不死我,但是照到身上还是会痛,我不太喜欢。”

“那你要回去了吗?”真绪打了个哈欠,他可不是这类夜游生物,就算有再好的身体素质也禁不住一天不睡觉。

“大概吧,真君想要去看看吗?”凛月双手撑着脸,抬头看着真绪,“我可不想去啊,要是被协会里那群老古董知道,我说不定会遭什么罪。”真绪弯下腰拍了拍石梯的灰,挨着凛月坐下来,伸了个懒腰。

“没想到那群人居然还是这样啊——他们刚上任的时候我还去看过,太刻板了,没意思。”凛月想起来都觉得有点糟心,“既然真君不打算去的话,在这里谈点闲话也可以的哦,不是想知道关于吸血鬼的事情吗?”

“啊,也对······”真绪揉了揉眼睛,“吸血鬼吸血的时候会是个什么感受?”

“不大好形容,但起码不会是难受就对了,”凛月仔细在脑海里回想了一下,“被吸血的人通常都是很不舒服的感觉,但果然还是新鲜的血液比较好,真君想要试试被吸血的感觉吗?”

肩膀上传来陌生的重量,均匀的呼吸打在凛月的脖颈处,他转头看过去,“真君?诶——睡着了啊,明明是你要问却不听我说啊。”

东方的天空染上红色与金色,逐渐展现出的光明让凛月有些不适应,“该回去了啊。”他盯着真绪看了一会儿,然而对方没有一点要醒的意思。

“没办法了,就当真君欠我一个人情好了。”虽然嘴里说着勉强的话,表情却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

 

“哦?凛月欢迎回来——”零看着凛月,有些惊讶,“吾辈还是第一次看你带其他人回来呢,是朋友吗?”

“那也跟兄长没有关系吧?”凛月无视了零的提问,带着真绪往里走,“好困,我要去睡觉了。”

“晚安凛月。”零看着凛月走进房间,右手食指敲击着桌面,想着刚才从真绪腰上看见的那把枪,“凛月这次交到了个不得了的朋友啊。”

-----------------------------------------------------------------

【弟弟过了一晚上就带了一个陌生男人回来怎么办?】

上面是说着玩的哈哈哈哈x

或许我还会往后写。

评论 ( 3 )
热度 ( 64 )

© 明日之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