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方に出逢い
STAR辉いて
私が生まれて

【leo司】远行.

【leo司】远行。

第一次投稿请多指教了!

这次的构思我也是非常迷啊_(:зゝ∠)_

架空的世界x

这次用的第一人称,“我”是指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跟司糖发色瞳色一样。是我自己虚构出的人物。你们可以看作是我。

推荐bgm-文乃的幸福理论-IA

食用愉快↓

---------------------------------------------------------------------

我生活在一个小小的村庄里,有着和蔼的父母,可爱的弟弟,日子说不上富裕,但也有独有的幸福平淡。

我是不是太安于现状了啊。这么想着,我躺在村口河岸边的草坪上,河水染上了西边夕阳的鲜红色,光随着河水一起,从我面前流过。弟弟的呼叫声拉回了我的思绪,我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草屑,往着回家的方向走去。

“姐姐!今天村子里来了一个会唱歌的!”弟弟很兴奋,在路上一蹦一跳地走回去。

“会唱歌?村里会唱歌的很多吧?”我打了个哈欠,踢着脚下的小石子。直到它顺着河岸落下去,发出细微的噗通一声,掉进流动的河水里。

“但是听他们说唱的很好听!姐姐!我们晚上去找他吧!”弟弟用一种闪光的期待眼神看着我。

“真是狡猾啊,这么看着我根本知道我不会拒绝吧?”我笑着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

刚吃过晚饭,弟弟就兴奋地拉着我往外走,路上也碰到了许多的小孩子,估计也是去看那个会唱歌的。我对此虽然不是很兴奋,但还是抱有一丝的期待。

“呜哇!”弟弟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我连忙把他护在身后,警惕地看向前面。

“被吓到了吗哈哈哈,”前面是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男人,长得还算好看,手里拿着纸和笔,笑着看着我们,“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我们要去找那个新来的会唱歌的!”我正在犹豫要怎么回答他,弟弟却先一步比我回答。

他走过来,看见我之后有些愣住,我用一种警觉的眼神看着他,他蹲下来跟我弟弟说,“抱歉啊刚才吓到你了,正好我也要去,给你们带路好了。”

我看不太懂他的眼神里是什么,复杂地混杂着。他似乎不是在看我,只是在透过我,看另外一个人。

走了很长一段路之后,我才发现我们好像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刚才那儿。

他是在逗我们玩吗?!我很生气地停下来,把他叫住,“等等,这儿我们来过了吧?你为什么要带我们乱绕?”

我突然想起,出门前父母叮嘱我的,有拐卖儿童的人。

我紧张地抓紧了自己的衣服,让那些小孩子全部停下来。这儿我比他熟悉,要是真的我就带着他们逃跑好了。

“因为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啊。”他看起来特别无辜地摊了摊手,用一种理所应当的语气对我们说。

我心里升起一股怒火,正想找他理论,没想到小孩子们全都一窝蜂地跑了过去。

真是······白担心了。我小小地在心里抱怨,却还是稍微放心了一些,走过去听着他们乱麻麻地讨论。

这个男人叫月永leo,是个流浪的乐师,不仅会唱歌,还会写曲子。

“那你为什么要流浪,找个地方待着不好吗?”一个小女孩带着稚嫩的童音,皱着眉头问他。

“以后再告诉你们吧。”他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回答。

我对这个问题很好奇,他不像是那种毫无才华的人,可以找个地方定居下来,却要选择漂泊的生活。我最后还是带着弟弟回去了,他既然不愿意说我也不用自讨没趣。

“以后我们还能来找你吗?”弟弟似乎很快就成了他的小粉丝,期待地提问。“当然可以了!”他把手里的纸塞给弟弟,“给你的,算是礼物了。”

······我才没有嫉妒。看见弟弟那副高兴的样子,我心里有点冒酸泡,明明之前就只对我这种表情。

 

第二天,我没有去那片我经常去的河岸草坪躺着偷懒,也没有去山上乱跑,而是偷偷地跑去找了月永。

我实在是很想知道那个问题,还有他的眼神究竟是什么意思。

“昨晚上的那个小姑娘?早上好啊,”我看见他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听见脚步声后抬起头对我打了个招呼,“找我有什么事?”

“没什么。”我想了半天,一句话也憋不出来,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如果是有问题的话问出来就好了。”他依旧拿着纸和笔写写画画,这次没有抬头,偶尔停下笔皱眉思考。

“我······”我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小心翼翼地问他,“你为什么要选择流浪?找个地方定居下来不好吗?”

他也像昨晚上一样,沉默了一阵子,接着又响起了笔尖与纸张摩擦的声音,“那我先跟你讲个故事。”

故事?关于他的故事吗?我有点好奇。

“有一个非常老套的开头,在很久以前,有那么一个国家里,他们的小王子可以看见很多东西,鬼啊妖怪啊什么的。”月永把笔和纸放在一边,“有一天,王子发现了王宫里那棵很大的樱花树其实也是个妖怪,他不怕这些,跟那个妖怪成了朋友。”

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却又觉得他不像是在说谎。

“然后呢?”“然后?就这么过了很久,小王子变成了国王,他喜欢上了那个妖怪,就算是在被限制自由的王宫,两个人也可以有快乐的生活。”他眼里浮现出怀念的感情,“有一天,国王的政权被推翻了,反叛军已经进了王宫,国王觉得死在他身边也算不错,他却引了一场大火,把国王送了出去,自己和那棵樱花树烧死在了大火里。”

月永没有跟我说那个他是谁,我大概也能知道,他大概那个时候,就是在透过我看着他吧?这段故事我有点耳熟,那个逃出来的国王就是他。

“你就这么告诉我,不怕我把这件事说出去吗?”我有点感动,女孩子总是受不了这种悲情的故事。

“我可不怕,而且我觉得你不会说出去的。”他继续拿起笔和纸写写画画,“我不相信他就这么离开我了,过了这么久我也一直在寻找,万一哪天找到了也说不定呢?这种微弱的希望,支撑着我寻找的念头。”

“······抱歉。”我感觉我似乎问了什么不该触及的问题,虽然看不出,但是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那是名为悲伤的东西。

那个时候,他会是什么心情呢?自己爱着的人为了自己死去,他却无能为力。熊熊的大火烧掉了一切,那天大人们都在说,王城起火了,国王被烧死在了里面。傍晚的天空比起往日似乎染上了更加鲜艳的红色。

 

「暗红色,拜托了,请不要再,

茜色、お愿い。これ以上、

继续破坏任何一个人的未来了

谁かの未来を壊さないで」

 

 

后来的某一天,我在河岸的草坪看见了往外走的月永,我站起来,顾不上浑身的草屑就跑了过去。

“月永,你·····你是要,离开这里了吗?”我气喘吁吁地说着。

“对啊,我跟你讲过的吧,我还没有找到他。”

被夕阳染红了的天空,比起往日是更加鲜艳的红色。

“再见啦,说不定以后我就会带着他再回来这个地方的。”他对着我挥了挥手,走向那片鲜艳的红色之中。

“一路顺风。”我发自真心地祝福他,我也相信,他爱的人并没有这样消亡——

“谢谢。”我似乎看到了,他的身后,那个有着跟我一样的发色和瞳色,长相清秀的男人,被夕阳染红了发丝,微笑着对我说出这句话。

我揉揉眼睛,只有月永一个人的背影,并渐渐远去。

“不用谢。”我对那片空白会以一个微笑,往回走去。

 

远方的夕阳依旧是鲜艳的红色。远行的流浪者依旧寻找着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

暗红色,拜托了,传达去这份思念吧。

-------------------------------------------------------------------

其实这个设定是我之前一个脑洞,现在拿出来瞎折腾。

各位,喜欢刀子吗XDDDD

这首歌超级催泪用这首曲子做bgm的手书让我老泪纵横。

实力安利。

加粗字体为原曲歌词。

 

害怕 @ES每日一题 会不蓝【毕竟我脸黑】所以也打上tag

评论 ( 6 )
热度 ( 42 )

© 明日之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