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方に出逢い
STAR辉いて
私が生まれて

各种形式的爱.

镜花做了一个噩梦。

父母在屋子里吃饭,她独自一人在屋外玩耍,手里的球很漂亮,颜色鲜艳。周围是一片小小的树林,传入耳边的是蝉的鸣叫。

嘭。

那是什么声音?

镜花感到好奇,家里为什么传来这种声音,她拿上自己的球,向着门口走去。

——那是她一辈子都无法忘掉的场面。

······爸爸?

那是血吗?好多,好难闻。妈妈呢······妈妈?

她吓得说不出话来,浑身发抖,球掉在了地上,面前的夜叉的刀刃上沾满了鲜艳刺目的红色。

噗通。镜花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发出颤抖的一声啊,眼睛睁大,内心的悲伤,恐惧,化为一把把利刃,刺进了她的大脑。

妈妈?爸爸是在开玩笑吗?

她转过头,向母亲求证,记忆里温柔的女人,脸上却是自己从未见过的表情。

镜花听见了,刀刃刺进肉里的声音,在她脑海里不断地重播,母亲倒在了地上,温热的血液渗了进去。

夜叉的双刃是一片刺目的红。毫无表情的脸盯着她,终是消失了。

 

实在是算不上愉快。

镜花猛地睁开眼,眼前似乎还有那刺目的红色,冷汗顺着身上滑进衣服里,滴在身下的床单上。

“早安,夜叉白雪。”她坐起身来,对着站在她床边的夜叉白雪问安,依旧是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只是手上没有那把锋利的长刀。

也没有温热的鲜艳血液。

 

为什么你会是我的异能。

 

真相往往出乎人们的意料,表面所见不一定为真实。

就像是沉入一片深海,周围都是冰冷咸腥的海水,它们张扬地窜入口鼻,难受的溺水感觉,你闭上眼,身体逐渐下落,后面是漆黑的未知区域。突然有人拉了你上来,你猛然睁眼,才发现这不过是你家的游泳池。

镜花不太敢相信刚才她听到的一切,泪水模糊了双眼,她转头看向一旁悬在空中的夜叉,那张毫无表情的脸竟像是母亲温柔的模样。

某天晚上的事情在她脑海里重现。

 

「夜叉白雪······请保护我的女儿。」

 

滚烫的泪水顺着脸滑落。

 

「去吧······镜花······妈妈会一直······在你身旁······」

 

她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个什么表情,巨大的悲伤化作利刃,依旧狠狠地刺入大脑,以及心脏。

镜花想起她的异能,她不喜欢的异能,双亲死于夜叉白雪的长刀之下,独留她一人存活于世间。

她感到头上传来了重量,温柔地安慰着她,镜花抬起头,看见了母亲笑着的脸,旁边站着她的父亲,搂着母亲的肩膀。

镜花眨眨眼,母亲不见了,父亲不见了,只有那个她不喜欢的异能。

夜叉温柔地安慰着她,就算那只手毫无温度,悲伤的利刃也被她拔出,伤口结痂愈合。

 

 

镜花觉得自己是好运的,因为有那么多人爱着她。

这份【入社礼】我很喜欢,谢谢。

她看得出这是谁的笔迹。

但是镜花现在什么也不想去想,安静的下午,她只感觉困意一阵一阵的袭来,不久便闭上了双眼,靠着毫无温度的夜叉,却觉得像是冬日燃烧着的壁炉,快要将她吞噬的温暖。

 

「夜叉白雪······请保护我的女儿。」

 

「既然是给那孩子的入社礼,这点小钱,不值一提。

 

 

那是对她各种样式的爱。

 

------------------------------------------------------------------------------

看了43话的文野我哭成傻逼。镜花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

夜叉白雪其实也是母亲对镜花的爱吧,最后红叶大姐送给镜花的资料父母死亡的真相真的我超级感动啊!

内心感触超多,就写了这篇不知道什么的玩意儿。

加粗字体是漫画中的台词,强烈安利43话。

第一次打文野tag好紧脏。

 

评论 ( 7 )
热度 ( 12 )

© 明日之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