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方に出逢い
STAR辉いて
私が生まれて

[鹤一期]Eyes.02.

一个开车失败的老司机:(还是忍不住把这个短篇写了下去。

今晚上爆了字数。依旧没有捉虫。困得不行。

欧欧西的自我意识流。

设定在前一篇

01.

-----------------------------------------------------------------------------------------------

02.

天上的云层已经沾染上了金色,几缕光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直射在地上,那口黑色的棺材又被荆棘丛重新封锁了起来,白日降临,属于吸血鬼主宰的夜晚已经过去了。

但是,这儿有两只吸血鬼。

“嘶——”一期被抵在树干上,披风上的纽扣摁得他的肩膀有点发疼,但是脖颈处那股湿滑的感觉更令他难受,又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他感到自己的血液在不断往外流出,有些顺着锁骨一路向下,隐入了衣服里。

他很小的时候就在书上看见过,【吸血鬼吸血时双方会有快感】,他又看了看现在伏在自己身上的那只银发吸血鬼。鹤丸殿····现在也会跟我一样吗····他这样想着,那种酥麻的感觉顺着他的神经直接冲击了大脑。

时间跳到十几分钟前,月亮还没有完全落下去的时候。

一期带着鹤丸往粟田口本宅走去,鹤丸看上去心情很好,步伐都有些跳跃。“我说一期,还有多久?”他几下就走到了与一期并肩的位置,开口询问。“没有多久了,鹤丸殿累了吗?”“啊,没有。一期不要这样严肃的称呼我,叫我鹤丸就可以了。”“这成何体统?鹤丸殿肯帮助我已经使我非常感激了。”一期脸上是严肃的神情。“啊好吧。”鹤丸高涨的情绪有点低落,不过很快又振作了起来。反正时间还长,慢慢调教总会有成果的!

“鹤丸殿睡了这么久不会觉得无聊吗?”一期觉得一路都没有说话实在是有点尴尬,于是便挑起了一个话题。鹤丸国永看起来不像是个会忍耐无聊的人。“但也总比在现世身份换来换去好一点,太麻烦了。”他想到这里,皱了皱眉。“这么久不吸血不会饿吗?”“好像是有点饿。”其实吸血鬼不存在“饿”这个概念,存在的只有永远也填不满的吸血欲。

然后?然后一期就被鹤丸一下子按在了一旁的一棵树上,突然的冲击力吓得树上的鸟呜啦啦一阵飞走了。一期显然也是被吓得不轻,但他还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鹤丸殿?”“可以吗,一期?”这种情况明明就算回绝也不会起作用吧?“诶?····嗯。”一期嗯了一声算是回答——这种场景他真的不擅长应对,只好胡乱的回答。

他这种反应······难道是第一次吗?鹤丸被他的反应逗得有些发笑。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这是算赚了吧。他解开了一期衣服最上面的几颗扣子。敏感的肌肤触碰到空气与鹤丸微凉的手指,还有些许的不适应。“一期怕痛吗?”鹤丸把头靠近一期的脖颈,像只动物一样蹭了蹭。“小痒小痛还是没有问题的。”一期显然不太明白鹤丸为何做出这般举动——或者是一种特有的情趣?他想起自己的弟弟们也对自己做过类似的举动,特别是五虎退,不过,这其中包含的更多是撒娇和对兄长的依赖。

看来自己还是有很多要学的啊。一期这样感慨的想着,鹤丸尖锐的犬牙已经刺了进来,带来一阵细微的疼痛,自己的血液也跟随着流出体内,吮吸的微弱水声在这片幽静的密林里格外明显,让人听着面红耳赤。

【吸血鬼的牙是中空的,牙的内侧有个小洞,血液会从小洞进入食管,同时,吸血的过程中,被吸血者与吸血者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快感。】他第一次看到这段话的时候并不是很理解所谓【快感】,因为他平日里所摄取的血液都是装在精巧的玻璃杯中,这种动作说是吸血,不如说是为了维持身体机能的必须行为。

但是现在,这种他描述不出的感觉正从脖颈处开始,往全身蔓延,一丝一缕地滑到脚尖,又一丝一缕地顺着背脊往上。整个人仿佛掉进了一片深瀚蔚蓝的海,时间越久他便陷得更深,海水轻柔地包围了他的一切,宛如一位温柔的情人在耳边吐着腻人的深情情话,一步步诱着你沉沦。他伸手抓住了鹤丸的衣服下摆,紧紧地抓住,抓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皱褶。

突然,就在他感觉自己的眼前已经一片黑暗快要出声呼救的时候,海面上伸进来一只手,他下意识伸手抓住,猛地一下他就被拉出了这片柔情无限的海——鹤丸的犬牙已经离开了一期的脖颈,剩下两个小小的血洞,一期很快反应了过来,放掉了手里的衣摆,扣好了衣扣,暗暗在心里责骂刚才放掉规矩差点就出了声的自己。——果然自己的锻炼还不够,才这点程度就要受不了了。

鹤丸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残留的血液,那种甜美的滋味现在还在他口腔里充斥,他勾起嘴角,嘴里的尖牙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多谢款待啦,天快亮了走吧,一期。”

粟田口一期一振现在内心波动很大,他的脑海传达了一个明晰的意识——你对他有好感。只不过,他只把这个意识归结为吸血的后遗症罢了。

“那么鹤丸殿还请加快一点速度。”他理了理有点乱的思绪,继续向前走去,鹤丸在后面跟着,

吸血鬼是欲望很强的生物,占有欲,身体上的渴求,贪欲等等。第一股血液流进鹤丸的食管的时候,他心里的欲望已经开始无限膨胀。每个细胞都在叫嚣——让他成为你的东西。

他内心那点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独占欲被毫不留情的揭露了出来,一点点的吞噬理智,他在这条理智的钢丝上摇摇晃晃,似乎下一秒就会从上面掉下去。

但是他还是保持了钢丝的平衡,他对于一期,是一种爱恋混杂着微弱独占欲,而不是被各种欲望填满。他尽可能地放轻动作,好让一期不至于太过难受。

【吸血鬼吸血的时候,双方都会有程度不一的快感的哦。】他这个时候想起了他的好友——那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蓝发吸血鬼说过的一句话。一期也会有快感吗?鹤丸已经有了非常明显的感觉,他不跟一期一样是第一次,他没有家族,一个人猎食的时候非常多。

程度不一吗······

他感觉自己是陷入了一片花海,到处都是鲜红与纯白的玫瑰,它们都还沾着露水,红色与白色混杂着,散发出一股奇异的香味。——那种要把灵魂都要勾去的香味。

它混杂着春日的生机,夏日的阳光,秋日的轻风与冬日的暖阳。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在这片花海中酝酿,一下子又爆发出来。

他就躺在花海里,就算被花刺给划伤也毫不在意。

他转过头,看见那方一个身影——带着黑色的斗篷,那人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注视,转过了身来,只看得见他水色的头发,其他一律不知。鹤丸猛地站起身来,朝着那方飞奔过去,伸出手想要揭下披风,却眼前一闪,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花海,只有无限的欲望在引诱。而他醒过来的缘故就是——一期非常用力的抓住了他的衣摆。

鹤丸这才意识到自己该停下来了。

他没有多想,就跟上了一期的脚步——却没有注意,他的欲望深处,已经出现了那个带着斗篷,只看得见水色发丝的身影。

---------------------------------------------------------

(❤´艸`❤)那个蓝发吸血鬼是爷爷哦!下一章粟田口的弟弟们就要出场辣!

你们的小蓝手小红心依旧是我的动力!感谢在上一篇给我小红心小蓝手的小伙伴_(:зゝ∠)_

评论 ( 1 )
热度 ( 24 )

© 明日之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