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方に出逢い
STAR辉いて
私が生まれて

【leo司】[A]ddiction.03

要点:双特工paro。已结婚的两个人。

 

简介:建立在谎言上的爱情到底能不能长久。

 

※情节稍显烂俗,谨慎食用。

-------------------------------------------------------------------------------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会是什么味道。朱樱司的这盒巧克力,现在在他看来盒子里也只剩下最苦的黑巧克力,每一颗都比上一颗苦上千倍万倍。

司像往常一样穿得整整齐齐地出门,在前台跟新人说了话,走进电梯转身按下17的按钮,电梯逐渐升高,这短暂的过程中他盯着那扇关闭的铁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除了眼底浅淡的憔悴颜色之外看上去一如既往。等到电梯停下来发出叮咚的一声后走了出去。跟所有人像平日一样客套地打了招呼,拉开办公室的门,却没想到里面已经坐着一个人了。

“司君,果然这个时候来了,还是一如既往地准时呢。”英智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微笑。茶几上的两个陶瓷杯子装着红褐色的液体,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和白雾。

“天祥院哥哥大人······”司大概猜到顶头上司亲自找他是为了什么事,他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先承认错误,“关于昨晚任务的失败,我非常抱歉······”

“昨晚那个任务对你来说相当简单的吧,但是却发生了我们谁也想不到的事情呢。”英智露出有点无奈的表情,“人之常情,这次就作罢好了。”

室内陷入一片沉默,司低着头狠狠咬着下唇,昨晚上的事情就像是梦,最可怕的噩梦,发生的一切都是预想不到的。以至于他昨晚上睡眠的那几个小时里,这个场景又再次重演,唯一不同的是——他居然亲手把刀刺进了对方的心脏里。太可怖了,他不敢想象梦里的两个人会是什么表情。司轻轻摇了摇头,试图把那副画面甩出去。

“别太在意,司君。”英智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红茶,低头看着液面上的自己若有所思,“要是换作我的话说不定也会犹豫,更何况你也已经知道了吧?关于月永君的真实身份,你们俩昨晚上是不是差点大吵一架?”他又抬起头来重新换上温柔的表情,看着面前脸色说不上好看的红发年轻人,语气里还有些打趣的意味。“现在不把我当成你的上司,帮在感情方面还稍显幼稚的弟弟处理问题总归可以的吧?你小时候明明还挺会撒娇的。”英智用左手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示意司坐过来。

“天祥院哥哥大人不要笑话我了······老实说折腾到现在,就算是我也觉得有些神经衰弱。”司叹了口气,走过去坐到英智的旁边,伸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昨晚上是差点打起来,但我们俩再怎么说也是成年人了,而且真的动了手的话,现在肯定上头条了。”

“果然是这样呢,司君长大了啊。”英智对于这些事情似乎是颇有兴趣,“接下来呢?”

额,说实在的,现在简直就不是两个成年男人坐在办公室里谈话,倒反而像是两个女高中生坐在粉红色的甜品店里吃着甜腻腻的芭菲讨论隔壁班的男生,本质上的确也有些相同。

“接下来倒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我们俩的谈话什么共识都没达成。”司端起茶几上另一杯红茶,“离婚协议书我五分钟就可以拟好一份,但是要我签字恐怕费多久都难以做到。”

“司君,你当初决定要结婚的时候我阻止过你了,特别当我知道那个人是月永君的时候。”英智依旧是微笑的表情,看不出丝毫的情绪,“你一心追求着爱情,理性的思考被你抛之脑后。”

“可是天祥院哥哥大人你并没有告诉我他的真实身份,你们俩认识。”司现在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生气,在英智眼里就像个小孩子闹脾气。

“我也想不到,我以为你们俩都知道的,然后排除万难结了婚。但是你们居然瞒着对方,瞒了三年。欠你们一个奥斯卡小金人。——幸好你们结婚典礼的时候我还因为暴风雨困在伦敦机场,不然那个时候就已经打起来了。”

“在这儿干想也没有好办法,别人可以作为镜子。”英智从沙发上站起来,推开门走出这个办公室,“给司君你一个月的假期治疗情伤,跟月永君一起去看个感情咨询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啊·····好的。”司在英智走后,整个人往后倒去,看着天花板长叹一口气。想了想还是决定给leo打个电话,老实说他不想离婚,直觉告诉他对方也不想。两个人契合度高得可怕,各个方面都是。虽然平时会有小吵小闹。但是最后通常都是一个吻作为结局。也真亏两个奔三的人还像高中生一样。

 

月永leo在医院包扎完手臂,现在正站在门口深思自己钥匙放在哪儿了。当他差点决定撬开门进去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开始震动。他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提示,构思了一下不会觉得尴尬的开场白——天哪,我居然需要思考怎么跟他说话了。leo意识到这个让人悲伤的事实。

“你现在在哪儿?”哦,他没让我说我精心构思的开场白真是太好了。月永leo顺势坐在门口,绑着几圈绷带的右手拿着手机。“在家门口,我忘了我把钥匙丢哪儿了。”

“第十五次了,”朱樱司坐在计程车上有些无奈,“我们家的钥匙都掉了十四把了。”他用空出来的左手翻了翻自己兜里和旁边的包里,好吧,看起来两个人今天是不可能用正规手段进去了。“我好像也没带。”

“那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嘛,スオ的钥匙也跑掉啦☆”月永leo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向四周看了看,皱起了眉,“咱们家门口怎么连根铁丝都没有,撬门都撬不进去。”

“那你试试从一楼客厅的窗户翻得进去吗?”“我现在右手负伤啊スオ!你就不心疼一下一个病号吗?”月永leo撇撇嘴,显然对这个提议感到不满,但还是朝着后面走去。“要是我回来发现门已经打开了,说不定我更高兴一点。”司心里泛起一股笑意,实际上他已经表现在脸上了。“好吧好吧,希望在你回来之前我没有伤口崩开,流血过多提前去见莫扎特。”leo挂掉电话,重新把手机放进衣兜。好像跟以前也差不多?他这么想着,寻找着一个适合翻进去的位置,一个红色的小盒子在草丛里有些显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嘛。Leo把那个盒子捡起来拍了拍。铁栅栏是当初他们俩一起决定的,月永leo现在有些后悔。希望那个上面尖锐的东西不会刺到他。他往后退了几步,在一个合适的距离停下,摆好姿势之后助跑,左手快速抓住栅栏之间的空隙猛地发力,支撑着整个身体翻过那些铁刺,松手之后稳稳地落在屋外的草坪上。Leo检查了一下红盒子没有因为动作掉出去之后,心情颇好地朝里面走去。

一切不是还像之前一样吗?

朱樱司把挂掉的手机握在手里,叹了口气。“你们俩感情真好啊,是在跟你的另一半说话吧?”司机大叔跟他搭话。“是的,很,很明显吗?”他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听语气都听得出来,结婚都几年了吧。”大叔语气轻快。“的确是这样。”司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就应该是这样的,这个突如而来的特殊身份把什么都没有改变。相爱相杀?他想起这个在网络上极为流行的词语。

“谢谢您了。”朱樱司有礼貌地跟夸赞过他的婚姻的司机大叔告别,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正想推开铁门,衣兜里的手机开始震动——有一条短信。

 

“我回来了?”司走到客厅,试探性地喊了一声。“スオ——欢迎回来。”leo坐在沙发上对他挥挥手,或者说他手里那盒刚刚拆开的巧克力。“你真的翻墙进来的?”司坐在他旁边,偏过头看他,眼角是隐藏的笑意。“或者スオ也可以觉得我是坐时光机进来的。”leo拿出一块放在他嘴边,司张嘴把巧克力含在嘴里,这样让他说话有些口齿不清,“你想去看个感情咨询吗?”——有点苦,上次买的那盒白巧克力估计是吃完了。

“你在说什么?”leo抱着巧克力盒子露出疑惑的神情。司把嘴里的东西嚼碎了吞下去,“没什么·····你想出去旅游吗?”他把感情咨询的想法暂时抛开了,维持一下现状放松一下也不错。“我也这么打算的,还以为スオ这种工作狂不会答应我啊。”leo把盒子放在旁边的茶几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工作狂也是需要假期的。”司也站了起来,叫住了准备上楼的对方。然后毫无征兆地走上前去抱住了leo。这个拥抱大概持续了六秒。——月永leo发誓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没事了。我去换衣服。”“哦、哦······”leo站在原地有些发愣,看着司走上楼梯之后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重新坐回沙发上,听见手机的提示音才回过了神。

就该这样才对嘛。先去意大利逛一圈不过他好像之前说过想去什么地方来着······月永leo这么想着,一封匿名的邮件送达了这里。他随意地浏览了一遍短小的信息,随即眼神变得警惕起来,重复把这几个字看了好几遍,但是他的确找不到什么自己看花眼的地方。Leo脸色有些难看,把手机丢回沙发上,长叹一口气。司悄悄站在楼梯口处观察着他合法伴侣的一举一动,手机的屏幕散发着淡淡的荧光。他的脸色也说不上好看,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压抑。

 

 

“月永leo14 days.

“朱樱司,14 days.

这趟旅行注定不会太愉快,说不定充满了酸甜与硝烟。——就像是他们俩刚才吃过的黑巧克力。

 

-------------------------------------------------

 @茶霖浅若Cup 给这个人的小惊喜。帮我打星曜辛苦了【。

评论 ( 1 )
热度 ( 88 )

© 明日之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