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方に出逢い
STAR辉いて
私が生まれて

【leo司】[A]ddiction.02

要点:双特工paro。已结婚的两个人。

简介:建立在谎言上的爱情到底能不能长久。

本章情节稍显烂俗,谨慎食用。

----------------------------------------------------------------------------------

已经是接近半夜两点的时间了,月亮躺在夜幕之中,安安静静的市区,偶尔听到一两个醉汉的欢笑声或者叫骂声,朱樱司心情很乱,浑身散发着低气压,吓得楼下的流浪猫被他看了一眼转身就跑。

他飞快地回了家,把门关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想了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一切的一切在这个晚上变得可怖,他们俩的爱情从一开始就不是诚实的。真相被揭露,就像撕开一层皮一样的痛苦。

司坐在沙发上看着挂钟的分针从十二又走了一圈回到十二这个数字上,站起来往窗下看了看。又回到餐厅,掀开桌布打开了餐桌上那两个看着像装饰的小小的铁锁,双手握住桌边把木质的桌子掀开。里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枪支,他的库存全在这里面了,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俩结婚三年,leo提出要换掉这个桌子他死活不肯的原因。

司从里面挑挑选选半天,还是选择把这张危险的桌子关上,之前从leo手里抢来的枪还在他这里,要是等会儿两个人打起来也必须远离这张桌子。

怎么还不回来。司又瞥了一眼挂钟,内心冒出无数个可能性,又想起他被自己划的那一刀,又被自己拿走了枪,万一组织上派了人处理残局岂不是······

司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急匆匆跑向大门,没想到一拉开门就是月永leo站在门外,两个人面面相觑好不尴尬。司一句话也没说就转过身走到客厅沙发坐下,月永leo紧跟着他走过去,还顺便带上了门。这下他才算是松了口气,好在人没死在半路上,也离那张全是武器的桌子有点距离。现在两个人基本都是相同的想法,对方得给自己一个解释,但是自己也必须解释我是你对家这件事情。

Leo随手拉张椅子坐在他对面,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尴尬了十几分钟,最后还是leo先开了口:“把我枪还给我。”

“······哈?!”司本来以为终于可以开始友好和善的解释大会了,然后两个人重归于好就当无事发生过,没想到他还是低估了月永leo这个人。

月永leo一说话就后悔得想给自己两巴掌清醒一下,他到底开了个什么头!这还怎么解释?“你的枪,还给你。”司把枪拍在茶几上,发出巨大的声响。Leo知道他现在肯定生气了,果然还是先哄人比较要紧。

“······你听我说。”“我不想听。”

完了,完了,我居然拒绝了。司表情一愣,知道自己刚才说了气话,错过了一个最好的解释的时机。心情非常复杂。

“你不要这么无理取闹好不好?”月永leo的脾气也有点忍不住了,他转念一想,又不是只有我骗他,怎么没告诉我他不只是个小少爷啊?

“我觉得我没有无理取闹,你知不知道在阳台上我都听到你上膛的声音了。”司觉得今晚上一过他整个人都要迎来人生最大变故。

“你的刀子再深一点我的右手说不定就废了,”leo伸出自己的右胳膊给他看,“我要是再作不了曲你要负责。”

“为什么你到什么时候都这么小孩子气?而且你不是作曲家,我们俩认识到现在你都在骗我!”司站起来对着他吼,这种难得的有失礼貌的样子让两个人都愣住了。最后还是司转身走掉,从柜子上拿出医药箱。

“你不也一直骗我吗。那张桌子里面有东西吧。”月永leo也冷静下来,因为自己的职业,他对周围的一切都敏感至极,那张桌子不对劲的重量早就让他心生怀疑,只是他一直都选择相信司,没有问他。因为leo也对司保密自己的身份。

“的确是有东西,”司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打开医药箱后坐在月永leo旁边,熟练地给他处理伤口,“现在还对你说谎也没用了。”

“嘶······”leo倒吸一口凉气,伤口的疼痛让他又清醒了不少。“抱歉,现在暂时也只能做这样的处理了,明天去看医生吧。”司把医药箱收好,放回柜子上。

“现在还有会儿时间,我想我们可以说真话了。”司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你先开始还是我?”

“我先说吧,”leo叹了口气,“我是个特工,五年之前开始的。就连セナ他们也是,「Knights」是由我一手创造的组织。”

“你告诉我你是个作曲家,只是为了给满世界乱跑找的借口吧?”司正视着他结婚三年的丈夫。

“不,这点我没有骗你,我真的会作曲,那些书桌上的谱子是我写的,中间夹着一些写着奇奇怪怪的代码的纸,是リッツ编写的信息。”leo也转头直视着他。“还有没有其他想问我的?没有我就问你了。”

“没有,”司靠着墙站着,“我家里的确是财阀,只不过加入天祥院家的那个组织是父亲的决定,他觉得我需要历练。大概是三年之前开始的。”

“既然你的上头是天祥院,那他没理由不认识我的。”月永leo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我们俩当初差点就打死了,我进医院躺了几个月,天祥院似乎本身身体就有点问题,住院住了一年多。听说他之前差点笑缺氧死掉,这事是不是真的啊?”

“这件事倒是真的,把莲巳前辈吓得不轻。”司摊了摊手。

既然这下都解释清了,那应该没事了吧,两个人就该重归于好了他东西都还没送——月永leo看向房间的方向,他把那个东西放进抽屉里了。

“这份工作很危险,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司走过来从背后抱住他,“我们俩都彼此退一步不好吗?”

“我当初决定要跟你结婚,每个人都不支持。但是我相信就算我每天都在危险之中,也能够保护你。”leo这么回答他。

“但是我······我不需要你单方面的保护。”司停顿了一下,接着回答。

“父亲很反对这件事情,当初跟我大发了一顿脾气。我也想作为一个普通人,拥有该拥有的一切,我觉得我做的并没错。于是我据理力争跟他说明,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跟他那么争吵。”

“我们让彼此都冷静一段时间吧,或者抽个时间去看个感情咨询。”司对着他笑了一下,月永leo知道他并不是在开玩笑。

他们的感情出现了不小的裂痕与分歧,虽然现在并看不出来。

两个人背对着安安静静把剩下的几个小时睡了过去,等月永leo起来的时候距离knights内部集合时间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按照朱樱司的作息表他已经出门三十多分钟了。

他坐在床边看着天花板,脑袋放空,衣服没换头发没梳,就在打开大门的那一刻,leo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又重新回到卧室,打开抽屉,把那个小盒子从窗边丢了出去。

评论 ( 5 )
热度 ( 145 )

© 明日之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