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方に出逢い
STAR辉いて
私が生まれて

【leo司】[A]ddiction.

[A]ddiction.

要点:双特工paro。已结婚的两个人。

简介:建立在谎言上的爱情到底能不能长久。

---------------------------------------------------------------

矗立的高楼,飞驰而过的车辆,路人的交谈声。这座城市的一切与往日无异,现在是早上九点四十,人们都开始了自己的工作,无论是公司高管还是街边小店的老板,一天都开始步入正轨。

在这之中,某栋写字楼里却显得太过平静。

“我说,他到底在搞什么?”濑名泉第十三次看向墙上的挂钟,有些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他迟到了快一个小时了。”

鸣上岚坐在沙发上看书,听见濑名泉的抱怨便抬起头笑着看了看门口,“泉ちゃん也稍微体谅一下王さま嘛?昨晚上那么高强度的任务,晚来一会儿也没事吧?”

“好烦啊なるくん,最多再等他十五分钟。——我说くまくん,你昨晚上也参加了这个任务的吧?你觉得······喂今天怎么回事?”泉坐在椅子上,端起自己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却被朔间凛月在白天出现的认真思考的表情吓了一跳。

“凛月ちゃん?啊啦还真是难得呢,是因为王さま吗?”岚放下手里的书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坐太久的身体。

“······大概是这样吧。”凛月皱着眉沉思了一会儿吐出一句模棱两可的回答,“我接下来做的猜想你们肯定不会相信,但是我觉得我还是要说。”

“我觉得啊,王さま的婚姻要破裂了。”

“······”

回答朔间凛月的是一片沉默,和其他两个人脸上不可思议的表情。他叹了口气表示了自己的【我就知道是这样】,然后倒在沙发上睡觉,最后一句话是“等会儿王さま来了自己问他。”

“搞什么啊,他在开玩笑的吧?怎么出个任务就要婚姻破裂了?”濑名泉越想越想不通,只好把问题甩给一旁的岚,“なるくん说说你的看法。”

“我倒不觉得凛月ちゃん的话像在开玩笑,按照他的个性,在白天开这种玩笑是不可能的。而且昨晚上的任务我们俩都没有参与不是吗?”岚又一次看向门口,“说不定真的发生了什么——比如司ちゃん已经知道了我们究竟是干什么的。”

“那也不至于吧?かさくん那小鬼家里不是什么财阀吗,对于这种事情也不可能一无所知吧。”泉拿出手机给月永leo打了过去,意料之中的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他手机关机了。”

“那也只能等着王さま他······啊,来了。”岚看着走进来的leo。

泉皱起眉看着他,月永leo显得非常憔悴的样子,活像给人干了一晚上苦力,头发乱糟糟的,身上还穿着昨晚上出任务的隐藏用的西装,不过也不知道因为什么,这套西装显得有些残损,差点露出藏在里面的手榴弹。“王さま你是真的想上头条吗,手榴弹都快漏出来了啊?!你这样子到底发······”

他跟岚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想起了刚才朔间凛月说过的话。

“我觉得我的婚姻要破裂了。”

月永leo随手拉了张椅子坐下,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好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点。

“所以我要请假。”

“······哈?”泉绞尽脑汁刚准备安慰情场失利的领队,就被他突兀的一句话打断了思路。他抓着leo的领子就吼,看上去生气得头发都炸起来了,“婚姻破裂了请假干什么!治愈情伤吗?!你成熟一点好不好。”

“别生气嘛☆セナ越生气越丑啊,”月永leo笑嘻嘻地看着他,顺便对着濑名泉用左手指了指自己的右臂,“顺带一提我手差点断了,今早上。我要请病假去看医生然后再去治愈情伤。”

“就这一次,给你一个月,够长了吧?”濑名泉放开那个身体和心里上的病患,“去看医生之前给我把这身衣服换了,你想上头条我们不想。”

“看完医生我就回宇宙去了!一个月之后回来!——记得帮我写任务报告我先走了☆”月永leo站起来拉开门就跑了,留下濑名泉和鸣上岚一脸疑惑,结果还是没问到底是干了什么感情破裂了。

“くまくん,起来。”泉蹲下去掀了凛月的被子。朔间凛月不情不愿地爬起来,“セッちゃん是恶魔······”

“现在王さま跑了,知道的人只有你和司ちゃん了,那个孩子现在说不定还在伤心,只能问你了。”岚坐在凛月旁边。

“我也要放假,不然我不讲。”凛月正视濑名泉就差眼里不发出一道诡异的光。

“你还要放假?你一天在这儿待着不就跟放假差不多吗,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那张折叠床怎么来的。”濑名泉看了他一眼。

“······”思考了半刻,还是觉得自己的折叠床比较重要的朔间凛月决定妥协,“这件事情太复杂了,也超出了我的意料之中了。”

 

昨天早上的八点

“那么我出门了,早餐放在桌上了,如果冷了就放在微波炉里热一下再吃。”朱樱司对着房间里的镜子打好领带,转头对着还在床上赖床的月永leo说道。

“等一下——スオ。”leo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走到司旁边亲了他一下,“没想到才过几个小时你就忘了,我们俩昨晚上约好的吧?”

“······没事的话我就走了。”司飞快转过身打开房间门走了下去,不久后在楼上待着的leo就听见了大门关闭的声音。

他跑到窗边,看着司走到那条街,过了马路,消失到他视线所不及的地方,才打着哈欠走到餐厅,把三明治几口吃掉,拿起旁边的牛奶灌下肚。拿着盘子走进厨房,清洗了之后就放进了碗橱。慢悠悠地回到楼上折了被子,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

“还知道回电话啊。”濑名泉黑着一张脸,手里的手机几乎都要捏碎了,“自己去找くまくん拿东西。任务的所有要求我发给你了。”然后他无情地挂断了电话关了机,开始享受自己最后一天休假。

“······”leo看着挂断的电话沉默,最后还是换了身衣服去卫生间梳洗了一下把自己搞得人模人样的出门了。

“保护一个女孩子这种事情为什么落到我身上了,上头还不如分给隔壁组的那个···谁?羽风薰来做。他肯定比我乐意。”月永leo检查了一下背包里的东西,颇有些不满地对着朔间凛月说道。

“······那是因为,有人委托了【皇帝】那边的人杀掉她。”朔间凛月打了个哈欠,“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既然接了委托做就是了,对王さま你来说这种事情再简单不过了吧?”

“今晚九点在郊外的这栋别墅里会有一个展览会,大概是关于珠宝什么的。”凛月把笔记本电脑拿给leo看,上面的图片是一栋别墅,处于树林之中。

“看起来装修不错。”

“你不会是想买下来吧?别傻了你们俩又不缺房子,他手一挥那一片楼盘说不定都是你的。”

“你没有生活的情趣。”月永leo对他瘪瘪嘴。

“没错——我不跟已婚人士说这些。走的时候门带上,我要睡觉了。”朔间凛月把笔记本盖上放在一边。

 

一切都进行得井井有条,月永leo悄悄跑进会场,侦查了大概地形,堵死了可以逃跑的几条路。又跑到市区逛了会街,跟中午休息的司两个人腻腻乎乎打了会儿电话。最后脚步停在一家店铺前,没有犹豫就走了进去,半个小时后提着一个袋子走出门。

 

“今晚上我不回去吃饭了,公司有聚餐。”leo换好用于隐藏自己身份的西装,手机就传来叮咚一声。是司发来的短信。

亏他想出个理由打算蒙过去。Leo拿起手机噼里啪啦一阵打字,大概意思就是那好吧我要去宇宙寻找灵感之类的。他们俩结婚三年,这种事情却做过无数次,leo多次想要跟他坦白自己的身份,但考虑到这份工作的危险性,司的家庭背景,还是硬生生吞了下去打算烂在自己肚子里。
一切都是安排中的事情,或者命中注定。比如月永leo以真正身份跟朱樱司相见的时候,两个人都差点拿枪指着对方的脑袋。

 

意料之中,对方的人黑掉了这栋别墅的照明系统,很显然是想趁这个昏暗的时机下手,leo在人群中穿梭,很快就来到了那个女孩子身边,他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耳机里传来朔间凛月的声音“在我让这儿的照明系统恢复以前就拜托王さま了。”

二楼闪过一道不起眼的白光,他看了看四周,悄悄拿起桌上的酒杯往地上一摔,在一声尖叫后,陷入恐慌的人群正好成为了最优秀的保护盾,leo趁机跑上二楼,那个人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动作,转身逃窜。两个人一路追到了阳台,leo摸出手枪上膛,只要他决定跳下阳台逃跑,那么leo就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没想到对方动作比他更快一步,在leo即将抓住他的时候放弃了手枪,拿出刀划伤了leo的右手,顺势夺走了手枪。Leo在他拿刀之前就可以将他制服,在看清他的脸时却硬是浑身一愣,被划了一刀才清醒过来。

“スオ?!你不该在这儿的!”leo用左手狠狠抓住司。

“那你就该吗?你告诉我你是个作曲家。”司的语气有些颤抖,他依旧无法完整地消化眼前的一切。

月永leo找不出话反驳他,他确实骗了司,刚认识的时候也是,现在也是——虽然现在瞒不住了。

“···你是【皇帝】那边的人?”“如你所见,放不放我走也是你做决定。”

太糟糕了,他们俩上一次这么对峙是什么时候?气氛僵硬,月永leo又一次愣住了。

“王さま,放ス~ちゃん走吧。”

朔间凛月的声音把月永leo唤回神来,“他们的任务是杀掉那个女孩,现在楼下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她也已经被接走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

Leo放开了司的胳膊,司却一下子抓住leo的领带凑近威胁他,“回去再解释这些。”然后他就跑下阳台,从别墅门口正大光明地走出去了。

“这下好了,你的别墅计划泡汤了。”凛月坐在自己家里的沙发上隔着耳麦打趣他。

“你不是查过スオ的底细吗?”leo看着司走远,才慢悠悠地走出阳台,趁着大厅的人流一起混了出去。

“是,我的确查过,但是现在看来是【皇帝】替他把ス~ちゃん的资料擦干净了一些。”朔间凛月敲击着键盘,“我把ス~ちゃん真正的完整资料发到你手机上了。”

“哦·····你是说你发到我手机上了?”leo差点跳起来,“讨厌的莫扎特都要气得复活了····我手机放家里了,スオ肯定比我先回去!”

“······自求多福,我能做的我都做的,王さま。能不能拯救你的婚姻就看你自己了。”凛月飞快掐断了信号。

月永leo坐在出租车上看着自己手上的划痕发呆,他没有办法不承认,就算是在刚才那种情况下,抓着他领子威胁他的朱樱司让他想起了两个人刚认识的时候,但是他没有心情去管这些了,等会儿两个人不会在家里打起来了惹得邻居报警才是最重要的。

 -----------------------------------------------------------------

可能会有下文。 

评论 ( 3 )
热度 ( 164 )

© 明日之杭。 | Powered by LOFTER